您的位置:6095.com > 中国史 > 北京夫妻南疆“育苗”记

北京夫妻南疆“育苗”记

2019-12-01 12:39

新华社北京4月25日电一场难得的春雨过后,新疆和田市的街头一片春意盎然。9时30分,闻着雨后泥土的香味,北京援疆干部张锐和妻子郝王红一同出门,把妻子送到支教的幼儿园后,张锐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留在沙漠戈壁上的坚实足印

离和田市区20多公里的新疆和田国家农业科技园先导区是北京市援建和田的众多项目之一。138座现代化设施农业大棚里,分别培育着葡萄、草莓、樱桃、芦笋、杂交小麦、饲料玉米和鲜食玉米等30多个新品种农业示范项目。年近58岁的张锐是项目负责人,他的正式头衔是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规划发展部副部长、和田地区林业局副局长。

——北京市援建新疆和田地区脱贫攻坚纪实

援疆前,张锐是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的果树专家。他说:“院党委领导找我谈话的时候,我还有点犹豫。文件说原则上选派55周岁以下的干部,当时我已经过了56岁。领导说和田前方需要一位搞农业的专家,作为一个党员,‘前方’这个字眼,就好像战场的呼唤,我必须执行好这个任务。”

本报记者 余向东

4月下旬天气变暖,园区葡萄大棚里,刚刚栽种的从北京引进的几百株香味鲜食葡萄苗长势喜人。正在大棚里给工人们边比划、边讲解葡萄枝蔓修剪要领的他,一看就是个“老把式”。

6月的玉龙喀什河,缓缓流淌着一股细流。一年中难得的几场雨水尚未到来,喀喇昆仑山上的冰川刚刚开始融化,地处祖国南疆的和田地区,扬沙和浮尘连天四起。

军人家庭出身的张锐做事干脆利落,说话中气十足,是个闲不住的人。每周他至少要去园区3次,除了督促和协调项目建设外,遇到工人们有果树种植的疑问,他都认真解答。总怕对方听不明白,解答完经常会多问一句:“你真的听明白了?”

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这片“国玉之乡,丝路名城”的土地上,北京市的援疆干部、医生、教师,一批批走、一批批来,21年来累计9批1500多人次进驻和田,一茬接着一茬干,一锤子接着一锤子敲,正助力改变着这里贫困落后的面貌。

和田地区位于新疆最南端,沙漠戈壁占地区总面积的63%,绿洲占比仅为3.7%,人均耕地仅0.87亩。耕地少加上常年的风沙天气,很多农户地里都是核桃套种小麦,收成基本上是看天吃饭。当地虽然有不少大棚,但因为缺乏良种和技术,空置率较高。

今年4月下旬,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刚刚前来“督军”,团市委、朝阳区、大兴区的考察团组接踵而至,在产业就业、智力援疆、医疗帮扶、企业投资等方面,为当地百姓送上了新的“礼包”。

干旱的荒漠、贫瘠的沙土,在张锐看来却大有可为:阳光充足,热量资源丰富;无霜期长且昼夜温差大;干燥少雨有利于减少病虫害;冬季几乎没有阴天。独特的自然条件让和田发展设施农业优势明显,通过推广设施农业,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当地农户就可以在沙漠里孵出“金蛋”来。

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指挥、和田地委副书记丁勇告诉记者:“到了脱贫攻坚的决战期,对口支援新疆的步伐骤然加快,十二五期间北京市级财政投入援建资金80亿元,十三五计划投入103亿元。和田贫困人口61万人,占全疆的三分之一,能否如期实现脱贫,事关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

张锐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北京援疆和田指挥部和派出单位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的支持下,9支来自中国农科院、中国农业大学、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等国内农业科研院所的专家团队为园区提供技术支撑,他们与12家和田本地农业龙头企业、合作社结对入驻园区,每一个种植项目都有一个顶尖的专家团队进行指导。

“千里黄沙英雄路,万丈昆仑展宏图。”豪言壮语与美好期许背后,是北京援疆人员留在戈壁沙漠上的脚印、攻坚拔寨的硬招实招、结对帮扶的“幸福密码”。

根据园区规划,今年下半年每家入驻企业和合作社都要递交在和田当地的推广计划。“不是在园区里种几个大棚就完事了,企业和合作社在园区里学了技术,要在园区外大面积推广,引导农户特别是贫困户种植,协助农户销售,帮助他们增加收入。”张锐说。

立足农耕播种希望营造南疆绿色生态家园

在郝王红眼里,丈夫工作认真、能吃苦,但脾气也比较急。有时候项目进度慢了,张锐会发火。“他着急,老想着早点让农民种上苗挣上钱。”对老伴的批评,张锐说:“大棚里育的不仅仅是苗,更是当地群众脱贫的希望。”

2017年初,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副研究员张锐,随同第九批216名援疆干部走进和田时,才知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不过是唐代诗人王维心中的美好愿景。面对“孤烟难直、落日不圆”的沙漠戈壁,已经56岁“高龄”的农业与果树专家,心中即刻升腾起“播种绿色的冲动”。组织上安排他挂职和田地区林业局副局长,希望用其所长“给沙漠一点颜色看看”。

张锐在园区大棚里忙碌着,而妻子郝王红也没闲着,在和田,她也有一份自己的“育苗”事业。

当其时,划定总面积85万亩的“新疆和田国家农业科技园”,正在规划建设之中。“沙漠边缘,85万亩,建起来不那么容易。”张锐就想,“需要引导示范,先建一个先导区,搞出个可以推广辐射的模板来。”

2017年7月,郝王红到和田探亲。在张锐的鼓励下,已经退休的她应聘来到北京援建和田的京都幼儿园支教。虽然以前没有当过老师,但对于特别喜欢孩子的郝王红来说,这份新工作适应得很快。如今已是小三班老师的她,每天变着花样给孩子们讲故事、设计游戏,一天下来腰酸背痛,郝王红仍然乐此不疲。

记者近日跟随张锐,来到距离和田市区20多公里的农业科技园先导区,查看他的“先导”成果:1100亩区域内,整齐排列着138座现代化钢架大棚。棚外遍地黄沙,走进大棚还是沙地,但是大棚里绿意满满。配备滴灌设施的营养钵上,分别培育有西红柿、黄瓜、葡萄、草莓、樱桃、芦笋、杂交小麦、饲料玉米和鲜食玉米等30多个农作物品种。

郝王红性格开朗,爱唱歌、会戏曲,一套太极剑练得有板有眼。爱做手工的她用超轻黏土给孩子们捏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吃西瓜的小猴、晒太阳的小鸡、嫦娥和玉兔,深受孩子们的欢迎。郝王红的“十八般武艺”让孩子们看花了眼。时间不长,“郝奶奶”就成了“好奶奶”,幼儿园的年轻老师则亲切地称她为“郝姨”。

这些作物能够栽培成功,核心技术在于“改土”。张锐说,直接改土成本太高了,深达10米的沙地,不保水,不保肥,有机质含量几乎为零,可以按照“25%椰糠+25%羊粪+50%沙土”的配方,或添加棉籽壳、牛粪、猪粪等,实行改土培肥。

3岁的热依曼最粘“好奶奶”,每天早晨妈妈都要说“郝奶奶在幼儿园等着你呐”才肯去幼儿园,看不到郝奶奶就会哭。于是每天早早到门口接热依曼,成为郝王红和张锐的“固定功课”。

张锐性格耿直,说话做事都有些执拗:“每一寸土地、每一尺空间,都有其利用价值。南疆天然的聚宝盆,发展设施农业、特色农业拥有巨大优势。如果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农业上,能够沙地生金,再造生态绿洲。”他饱满的情感、执着的眼神,令人动容。

“退休后能够到和田发挥余热,而且和老伴在一起,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郝王红说,现在感觉越来越离不开孩子们,原来打算支教一年的她计划申请延长期限。

怎样解决技术与资金瓶颈呢?在援疆指挥部和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的主持下,聚拢来自中国农科院、中国农业大学、新疆农科院等国内农业科研院所的9支专家团队,同时引进12家农业龙头企业、合作社,结对入驻园区。每一个种植项目,都有顶尖的专家团队与实体企业合作运行。

6月初,和田市吉亚乡金叶新村的农户,刚刚卖掉一茬甜瓜,村民吐尼亚孜·卡地尔告诉记者:“这一季收入5000元,农业大棚成了聚宝盆。”今年45岁的吐尼亚孜是金叶新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在新疆沙田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的帮助下,学会了种植西红柿、甜瓜。

而“沙田公司”,正是先导区内被选中参与项目建设的12家企业之一,该公司推行“专家+农户+公司+合作社”全托管的帮扶模式,将试种成功的作物种植技术向周边乡镇推广辐射。

张锐乐观的分析,3年后,园区可辐射带动和田当地1500座温室大棚、10万亩露地农业,直接带动上万人脱贫致富。他还细数沙地芦笋、立体化无土栽培大麦草、青贮玉米、四翅滨藜等一个个“宝贝”,对农业增效、解决畜牧养殖冬春季饲草缺乏、改良土壤的长期效应。

挂职和田地委副秘书长的援疆干部王立中,认准四翅滨藜“防沙固土+优质饲料”的双重功效。作为第七批援疆干部进驻和田的三年期间,他曾倾心于四翅滨藜的试种推广。回到北京后总也放心不下,现在主动要求二次入疆,加入第九批援疆队伍,一定要完成“未竟的事业”。

产业帮扶夯实基础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养育了二百多万人口的和田地区,干旱的土地偶露生机。除去沙漠戈壁与山地之外,尚有3.7%的绿洲湿地,人均耕地0.87亩。传统产业以核桃、小麦、瓜果为主,水稻、玉米、杂粮都有一些。

昆厚其里、玉润其表的“沙漠新城”昆玉市是兵团14师所在地。所辖224团48万亩土地上,主打农产品只有红枣,目前是全国最大的生态枣园基地。因为生命力顽强如胡杨、红柳,才能傲立沙丘戈壁,其他立地生财的作物,无非就是大枣、枸杞、沙棘这些带刺的耐旱品种。种植大枣,既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又能够防沙改土,算得上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双丰收。

新兴产业和田大枣,曾因质优价高被誉为“和田红玉”,短短十几年的功夫已扩种到90万亩。包括和田在内的环塔里木盆地周边,枣树面积已达750万亩,因为缺少深加工带动和品牌保护,这几年受到较大冲击。

6095.com,“和田大枣,必须寻找新的出路了。”14师224团党委常委、副团长崔宙鹏自豪中带着无奈,他带领记者参观昆仑山枣业公司、振南枣业有限公司,介绍企业的加工品橱窗,推介用大枣加工出来的汁、酒、醋、茶、脯。作为援疆干部的一员,他拿出“把每一位访客都当成大客户”的架势,切切用心,总吃羊肉不嫌膻!

“不能提起和田农业,就是核桃大枣、大枣核桃。”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副指挥、和田行署副专员丁胜认为,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和特殊贫困群体,怎样才能做到焦点不散、靶心不变呢?首要一条,把产业做起来。必须优化农业产业结构,还要让第一产业“接二连三”,带动加工增值与旅游增收。养殖业上,主抓鹅、鸡、羊、鸽“四大工程”。

洛浦县和天下鸽业有限公司的“三三脱贫战略”颇具成效:将援疆资金、扶贫资金、企业投资捆绑起来使用;县供销社主任做董事长,投资企业老板做公司总经理,自治区财政厅下派“驻村第一书记”张彦辉任项目监督,这是“一个三”。另“一个三”呢?构建“三级合作社”,公司负责引进饲养2.6万对祖代种鸽,为第一级合作社;带动21个村、各养殖5000对父母代鸽,为第二级合作社;再带动以10户为单元的养殖联合体、各饲养1000对蛋鸽,为第三级合作社。扇形扩散,致富火种成燎原之势。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夫妻南疆“育苗”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