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中国史 > 霍去病

霍去病

2019-11-17 14:05

在当地有一个关于青土湖的这样的传说:当年驻牧青土湖畔的匈奴休屠王在与汉军的战斗中失利,他想率部投降,不料消息走漏,被另一个匈奴藩王浑邪王杀害,并且抢走了他的祭天金人。他的部众因拒绝成为浑邪王的臣民而一齐投湖自杀。从此以后,青土湖里就出现了奇怪现象,每天晚上湖中就隐隐约约传出唱歌和演奏乐器的声音,歌声非常凄凉,可是怎么听也只能听清两个字:“失我”,“失我”。后来一个有学问的人经过此地猜到了歌的内容,原来是那首有名的匈奴民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失颜色。

6095.com,原文标题:中华民族罕见的军事奇才—霍去病霍去病(公元前140~前117,一说前145~前117)西汉著名将领。河东郡平阳人,父亲是平阳县衙役,曾在平阳公主家当差,母亲是公主家的侍女。霍去病少年时生活在奴婢群中,贫贱艰苦。但他随舅父卫青习武,骑射、击刺技艺超群,体魄健壮,寡言守信,智勇兼备。由于姨母卫子夫擅歌舞,受宠于汉武帝,被封为皇后,致使霍去病18岁即为天子侍中(皇帝身边保卫安全的官),同年便随大将军卫青参加与匈奴右贤王争夺河南地的最后一战,号“票姚校尉”(意为行动迅猛的武官)。他率领800精骑,距大军数百里之遥,乘匈奴不备,选择便于进攻的目标,出奇制胜,斩杀敌兵1028人,首战告捷,被封为冠军候。此后,匈奴主力远遁漠北,河西走廊的匈奴势孤力单。公元前121年春,霍去病升为“骠骑将军”,率骑兵万人从陇西出发,进击河西匈奴右贤王(匈奴辖西部地方的最高长官)诸部,6天连续攻破五个部落,险些活捉单于之子,且以直取之势,使浑邪、休屠二王惊恐万状,日夜筑城提防汉军正面进攻。突然,霍去病令全体将士口衔竹箭,马摘响铃,悄悄沿焉支山东急驰1000多里至皋兰山下,与卢候、折兰二王进行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当时,汉军因长途跋涉,人马已疲备不堪,但见霍去病一声高呼,跃马向前,连连击杀敌军,汉军士气大振,奋勇斩杀卢候、折兰二王及部众近9000人,俘浑邪王之子,缴休屠王“祭天金人”(作为匈奴人崇信“天主”亲把用的丈高偶像)。同年夏,霍去病又与公孙敖串数万骑兵从北地郡出发,进攻匈奴右贤王,以彻底歼灭河西匈奴有生力量。由于沿焉支山北正西挺进的公孙敖部迷失道路,未能如期会师,霍去病随机应变,率军越过居延海(今内蒙古自治区西北),由西北转向东南,深入2000多里,从祁连山麓烁得猛攻浑邪铄、休屠二王侧翼,斩敌3万余,迫使匈奴退出河西走廊。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由于匈奴单于欲以战守不力,将浑邪、休屠二王问罪,秋天,二王决定降汉。汉武帝唯恐是诈兵之术,命霍去病率万骑前往受降,霍去病尚在途中,休屠王已然反悔,浑邪王情急刺杀休屠王,收编其军队。惊闻风云突变,霍去病毅然率军渡黄河,令全军在四万余匈奴部队前列阵进逼,这时浑邪王部许多无诚意降汉的人,纷纷投转马头逃跑,阵营骚乱,颇具倾刻瓦解之势。霍去病当机立断,飞马跃入浑邪王阵中,抓住浑邪王,稳住了匈奴众部,再通过谈判,命浑邪王斩杀八千名作乱官兵,派人护送浑邪王赴长安,自己率领几万匈奴兵,功成而返。汉朝把归附的匈奴部众安置在陇西等五郡关塞附近,又沿祁连山至盐泽筑边防城寨,在原休屠王、浑邪王驻地分设武威、张掖两郡与酒泉、敦煌总称河西四郡,既进一步孤立了匈奴,又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道路。

在青土湖还有这样的一则传说,即在湖里曾经有过一头金水牛,潜伏于水下,逢天年干旱,便钻出水面,向四向八方喷洒雨露,使周围水气腾腾,时雨不断,庄稼经常获得丰收。后来,金水牛被“外国人”盗去,于是,民勤便陷入干旱的窘境中。但这个传说并没有什么历史依据,也就一个传说而已,如果说它还能表达什么的话,那便使民勤对雨露与水源的渴望,或者更直接地说是对美好幸福生活的祈求与向往。但是,不可否认的史实与事实是,2000多年来,由于一味地索取与破坏,致使这一带的生态日积月累地恶化,而青土湖的干涸分明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原标题:霍去病为什么夺取河西?如今,这里的人们做的事比赶走匈奴更紧要

青土湖是甘肃省民勤县境内的湖泊,位于石羊河下游, 曾是民勤境内最大的湖泊,后因绿洲内地表水急剧减少,地下水位大幅下降,1959年完全干涸。

6095.com 1

6095.com 2

莫道历史捉弄人,哀歌不应该只唱给匈奴人,所幸的是今天的青土湖终于再次拥有了水源,我们到那里时,看到的是成群的水鸟在芦苇与碧波间嬉戏……历史在这里不但有了“巧合”而且还有了“因果”——当年的匈奴人是唱着歌儿远走了,但留下来的却一片永恒的土地,在民勤没什么比青土湖有水更重要,悲伤也好,欢快也罢,总得有人唱下去,都是由人类自身书写的历史。

6095.com 3

6095.com 4

古代的青土湖叫猪野泽,曾经是烟波浩淼、海天一色的大湖。也有人说,匈奴王休屠死后葬于此地,久而久之,“休屠”传成了“青土”,所以现在这里叫作青土湖。

6095.com 5

6095.com 6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吞云唤雨的金水牛,破坏了就得修复,而修复还得靠人类自身。数十年来,民勤人在“决不让民勤变成第二个罗布泊”的雄心壮志里,硬是实现了人进沙退的宏伟梦想,也使干涸的青土湖再度“复生”,而在湖中唱“失我”的分明不再是匈奴人,而是一个个平凡并伟大着的时代英雄。与“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失颜色”对应的是一位民勤的诗人这样警示人们的诗句:“别忘了,三千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古海,三百年前这里还是波光粼粼,三十年前这里仍有鸭塘柳林,而三十年后,三十年后的今天,你们却只落得,一片荒漠,一道秃岭,一双呆痴的目光,两片干裂的嘴唇!”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霍去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