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中国史 > 朱元璋为何说:“元以宽仁失天下”?那么元朝

朱元璋为何说:“元以宽仁失天下”?那么元朝

2019-11-10 14:46

初夜权?杀头胎?四等人?瓦罐坟?

这是网上有关于元朝“残暴”的主流说法,这里给大家大致介绍一下:

何为四等人?统治者蒙古人作为第一等级,按照征服的时间顺序,又有着色目人、汉人、南人三个等级。根据不同人的等级,在科举、做官、刑法等方面有所不同。

何为初夜权?指代的的是汉人和南人在结婚之前,新娘需要先去当地蒙古统治者那里住三夜,最后才能把他送给新郎(元朝初期每一部分的汉人,都对应一个蒙古人管辖)。

何为杀头胎?因为蒙古人享有了初夜权,所以很多汉人在结婚之后,有了第1个孩子就会把他摔死。因为有可能这个孩子是蒙古人,并不是自己的血脉。

何为瓦罐坟?是说元朝的时候蒙古人认为,人到60岁就老了,只能消耗不能产出。规定每家每户把老人放墓里面,家里人每天送一次饭,送一次放一次砖,堵上了就算是埋了。

但是实际上的情况真是这样吗?我们不置可否,因为历史实在是太过遥远。有人说这是后人的抹黑,也有人说可能只是某一段时间里面出现过。

这里不是重点,如果单独从上面来看,元朝人似乎非常“窄”。但是为何朱元璋说出了元以宽失天下?

朱元璋为何说:”元以宽仁失天下”?

来源 | 悟空问答 头条号史之策的回答

宋濂主修《元史》中屡有提到:“元初,取民未有定制,及世祖立法,本于宽。”

在所有的封建王朝当中,人们似乎都对清朝和元朝充满了不满。毕竟这两个朝代不是汉人所建立,因此本来莫须有的东西最后变成了一定有:

其“宽仁”主要表现在吏治宽松、政简刑轻、文化多元、不抑兼并、重商轻税等等各方面。

在大家的印象里,元朝就和清朝一样,实行的是高压政策,并且文字狱横行。其实恰恰相反,元朝的统治在历朝历代里算是最宽仁的,朱元璋在得到天下后就曾经说:“元以宽仁失天下”,就连当时的刘基等知识分子都认为真实这样的。

有众多史料可查,“元政宽纵”的说法属实不虚。

元以宽失天下——宽的是方方面面!

朕观元朝之失天下,失在太宽。昔秦失于暴,汉兴济之以宽,以宽济猛,是为得之。今元朝失之于宽,故朕济之以猛,宽猛相济,惟务适宜尔。”——《明太祖宝训》

元以宽失天下,朕救之以猛,小人但喜宽。

上面这两句话是出自朱元璋之口,意思是说元朝之所以失去天下,实在是因为太宽。其实不仅仅是朱元璋,明朝的很多大臣也是持有相同的意见:

元之刑法,其得在仁厚,其失在乎缓弛而不知见也。

公志在澄清天下,乃言于上曰:“宋元以来,宽纵日久。

类似这样对于元朝的评论,在明朝初年的很多文献中都有出现。如果单独从这几句话来看,元朝的宽似乎都是在刑法上面,其实不仅是如此。

元朝“宽”在帝位继承:元朝作为蒙古人建立起来的国家,也是一个在马背上建立起来的国家。打天下可以在马背上,但是做天下就不可以了。

元朝作为一个游牧民族,并没有治理农耕文明的政治体系。所以别看他是一统天下,但是治理方面确实混乱不堪,尤其是在可汗位置的传习上面。

历往朝代实行的是嫡长子继承制,就算你是再有钱再有权势,只要不是皇帝的儿子,你都没办法继承。但是元朝不一样,每次可汗驾崩,都要争的头破血流,在草原的时候就已如此。

元朝宽在“税赋”:因为南宋作为元朝最后攻克下来的王朝,为了拉拢这一批人,他们大规模减少南宋地区人的税赋。就有了下面这段历史记载:

自唐以来,江南号为殷富。宋时亩税一斗;元有天下,令田税无过亩三升,吴民大乐业,元统、至元之间,吴中富盛闻天下。资料为证!

这样似乎很好啊,但是你得看是谁来收租!刚开始还是元朝的政府,但是后来就又成为了个人?这个个人是谁?一般是地方豪强,但是最多的还是元朝安排在某个地区的第一等人。

如果上行下效还好,关键是做不到。上面减税了,但是收着收着感觉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因为地方豪强加税。但是为何还有“吴中富盛闻天下”?这里的吴中富全部都是上层,苦的还是百姓。

元朝宽在“刑罚”:古代没有完善的法律,为了以正视听,只能加大刑罚来减少犯罪。比如说1263年一年,某地区记录在册的死刑犯在7个人。

不是说元朝残酷吗?怎么这么好?原来蒙古人虽然看不起“南人、汉人”,但是不代表不需要他们支持。之前是打天下,可以屠城。现在是守天下,子民就是自己的战力。

还有后来和珅提出来的议罪银制度,其实最早是来自于元朝这里。只要你犯了罪,只需要相应的钱来赎罪就好了,最后苦的还是底层人。就算是后来南方大乱,上层元朝还没有多少严酷的刑罚。

(元朝是少有的没有文字狱的朝代,也很少有人是因为谏言被杀头。)

6095.com,元朝宽在治理:其实很多人可能想不到,元朝初年,元朝的行政实权,很大一部分都在汉人手上。一是为了拉拢当时的汉人,二是游牧文明管理农耕文明还是有差异的。

但是因为1259年李璮造反,最后才被重新收回到蒙古人手上。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元朝皇帝,都是视汉人为眼中钉。

比如说后来的仁宗、英宗和文宗就会重用汉臣,而武宗则是打压,他在位时期顶级的臣子当中,只有一个是汉人。

不同的政治团体,出谋划策的内容肯定不一样,最后的结果就是政策摇摆不定。一会对汉人好,一会对汉人差。

但是差的时候还是居多,因此矛盾越积越多。到了元朝末年就算是全部汉臣集团,也已经回天乏术了。为何这么说?和狼来了道理一致!

比如某个皇帝时期,汉人集团掌控实权,对汉人政策大好。但是宏观调控一般是十几年才显示出来效果,还没有成果的时候,皇帝驾崩了,新的集团出现。

原先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好感,随着蒙古人集团横行,又重新回到最初,甚至是更差。毕竟差了给了点好处会感恩戴德,好了稍微差一点就会哭爹骂娘。

总而言之,元朝一宽在继承,顶级管理混乱;二宽在税赋,初衷好结果差;三宽在刑罚,让人不知畏惧;三宽在管理,民众哀声怨道!

—END—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由于连年战乱,蒙古兵所到之处,皆实行残酷的屠城政策,荒无人烟尸骨遍野,百里无鸡犬之声。蒙古贵族占领当地后,亦把游牧民族政策带到中原地区,对当地农田实行圈地化,用来长草养马牛羊。造成当地老百姓无田可耕,而流离失所。

来源 | 悟空问答 头条号史之策的回答在大家的印象里,元朝就和清朝一样,实行的是高压政策,并且文字狱横行。其实恰恰相反,元朝的统治在历朝历代里算是最宽仁的,朱元璋在得到天下后就曾经说:“元以宽仁失天下”,就连...

公元1258年,蒙古新任大汗蒙哥兵分三路,志在消灭苟处一方的南宋政权。第一路其弟忽必烈攻打湖北鄂州,第二路由大将兀良合改打湖南长沙,第三路蒙哥亲自带兵攻打四川,计划与忽必烈,兀良合三军会师后,灭亡南宋。

公元1285年,吐蕃僧人杨链真伽被忽必烈任命为江南诸路释教总摄,掌管江南地区佛教事务。但杨琏真伽却垂谗会稽宋皇陵宝藏,不惜调动大军挖掘宋皇陵,把徽宗、钦宗、高宗、孝宗、理宗陵墓彻底挖掘搜刮金银珠宝,特别是看到理宗头颅栩栩如生,杨琏真伽便让手下将理宗头颅割下来,将其制成酒皿用来盛酒,献给忽必烈。但忽必烈对杨琏真伽的恶行不加严惩,反而放而任之,宋室之地被破坏,中原人最讲究叶落归根,死者为大。江南人民对蒙元仇恨之心不可不報,更加反抗蒙元残暴的统住。

3、汉人被随意夺走农田

我们知道,蒙古人是生活在草原上的民族,不喜欢耕种,但是一旦入关,占领极多的良田,我们知道,蒙古人是生活在草原上的民族,不喜欢耕种,但是一旦入关,占领极多的良田,让汉人耕种,自己收获,那他们也是愿意的。

事实上,那些被元朝统治的地方,汉人很少有自己的田地,即便是一些地主豪绅,有时候一旦被蒙古人盯上良田,照样会被无情地驱逐。这样毫无顾忌的霸占田地的行为,让我们这些世代喜欢农耕的汉族百姓极为愤怒,这就是断了汉人的后路!这样的仇恨,更加剧了汉人对蒙古人的仇恨,而这样的做法,显然也和“宽仁”无关。

事实上,所谓的“宽仁”,其实指的是元朝在法律上的所谓的宽仁,但是说到底,这是因为蒙古人从来都没有一部正式的律令执行。在实际断案的时候,蒙古的官员都是按照旧例来判断,于是量刑的大小,全凭官员的意思,根本没有什么严格的标准。对于绝大多数的蒙古官员来说,在维护“自己人”方面确实很“宽仁”,所以最后激化了与汉人的矛盾,最终灭国。

在所有的封建王朝当中,人们似乎都对清朝和元朝充满了不满。毕竟这两个朝代不是汉人所建立,因此本来莫须有的东西最后变成了一定有

问:朱元璋为何说:“元以宽仁失天下”?那么元朝“宽仁”到什么程度? 在大家的印象里,元朝就和清朝一样,实行的是高压政策,并且文字狱横行。其实恰恰相反,元朝的统治在历朝历代里算是最宽仁的,朱元璋在得到天下后就曾经说:“元以宽仁失天下”,就连当时的刘基等知识分子都认为真实这样的。

由于蒙古人统住中原不彻底汉化,华夏文明已濒临灭亡。朱元璋推翻蒙元残暴的统住,拯救濒临灭亡的华夏文明,有再造华夏之神功。

元朝的封建统治体系

元朝统治体系为后世所不了解的地方,主要是它的属人封建性质。元朝看待整个天下,是按照各族群自然存在的习惯法差别而定的,其统治方式就因地制宜、因人而异,例如对江南、河朔、蒙古、云南、西域、高丽,都是有所不同的。即便是像选举、税赋、刑法这样的全域性的制度,实行起来也有属人和属地的差异。

根据《元史·选举志》,其学校都有三种,分别是国子学、蒙古国子学、回回国子学,三种国学都有蒙古、色目、汉人入学,只是庶人子弟的数量偏少一些,大多数是中上层子弟。同样的,税粮制度也分成多种,主要是“内郡”与江南的差别,内郡应该就是河朔关陇,实行的是一种接近唐朝前期的“租庸调”,江南则类似唐中期以后的“两税法”。众所周知,租庸调是一种半封建的税法,其衰亡之后,杨炎实行了“两税法”。这说明元朝清楚看到江南地区经过五代、两宋的统治,更习惯一刀切的税法。

《元史·选举志》:世祖至元八年春正月,始下诏立京师蒙古国子学,教习诸生,于随朝蒙古、汉人百官及怯薛歹官员,选子弟俊秀者入学,然未有员数。……世祖至元二十六年夏五月,……是岁八月,始置回回国子学。至仁宗延祐元年四月,复置回回国子监……太宗六年癸巳,以冯志常为国子学总教,……至二十四年,立国子学,而定其制。

《元史·食货志》:元之取民,大率以唐为法。其取于内郡者,曰丁税,曰地税,此仿唐之租庸调也。取于江南者,曰秋税,曰夏税,此仿唐之两税也。

《元史·食货志》:(中统)五年,诏僧、道、也里可温、答失蛮、儒人凡种田者,白地每亩输税三升,水地每亩五升。军、站户除地四顷免税,余悉征之。

《元史·刑法志·杂犯》:诸啰哩、回回为民害者,从所在有司禁治

另外,食货志记载,元朝非常强调宗教属人法,“僧、道、也里可温、答失蛮、儒人种田者,白地每亩输税三升,水地每亩五升”,税收轻到了以“升”为单位计算,可以说只是象征性的义务了。也里可温为基督徒,答失蛮为穆斯林信士,值得注意的是,儒人也被列入“宗教特权”行列。刑法上有时候也有差别,例如,诸啰哩、回回的列入“杂犯”的行为,允许以属人法来审判,即交给他们自己的“有司”;其次是蒙古人的一部分犯罪行为,也采取属人司法原则,裁判机构都是“宗正府”。另外,啰哩即为吉普赛人。

这套统治方式对习惯了一刀切的汉人而言,肯定有诸多不适,会得到一种自己受到欺压的印象。有时候这种情况是真实存在的,明初一些文人提到了一些案例,应该说是存在的。因为这种属人法很容易造成不公平的印象,从而又得出等级制的结论。例如高启的《元故婺州路兰溪州判官致仕胡君墓志铭》 就提到了吉普赛人在江南为乱,由于属人司法原则的存在,对这批特殊的色目人,竟然无法可施。

高启《元故婺州路兰溪州判官致仕胡君墓志铭》 :……會公拜江浙行省參知政事,遂與俱南,以省銓為寧國路涇縣典史。時有制,蒙古、色目毆漢人、南人者,不得復。西域流戶數百人,因恃以為暴,所過掠財畜,辱婦女,民束手不敢拒,相驚若寇至。及涇邑,僚悉引避,民愈恐。君語眾曰:「吾在,若無憂也。」即出勞之於郊,誘閉佛寺中,呼其酋諭曰:「製言不得復,毆者民爾。今我天子吏也,所行者法。若善去,勿妄犯吾民,當率酒米相餉。否則,知有法爾。」酋愕,遂戢其眾亟去,無一人敢嘩。君親送出疆以歸,民羅拜馬首曰:「微公,縣幾殘矣!」

二等:色目人

一等:蒙古人

想想看,朱元璋出生于赤贫之家,父母死时连葬身之地都没有,可谓苦大仇深。

元世祖忽必烈曾经说:“人命至重,悔将何及,朕实哀矜。”“朕治天下,重惜人命,凡有罪者,必命对再三,果实而后罪之。”

但明初大臣刘基、宋濂等人也同样认为元朝太过“宽仁”。

另一文士王翰拒绝朱元璋的招安,声称“义不仕二姓”,自杀身亡。

没有殉难的名儒,因为眷恋和怀念前朝,也多不愿出仕新朝,如李祁、郑玉、陈亮、戴良等等。

所以,诸如“初夜权”、“杀头胎”、“杀汉人赔头驴”、“三等汉”之类奇谈怪论,其实都是后人臆想出来的,并不存在。

自古帝王君临天下,皆中国之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而制天下也。

元朝野蛮残暴是毫无疑问的,但正因为其野蛮,所以管理上就是强盗水平,社会管制水平极低。这跟宽仁没有半毛钱关系。

《元史》记载:1295年,太子立,是为成宗,本于惯例,厚赐诸王,驸马,所谓赐金一者,加四为五;银一者,加二为三。可以看到,向这样大肆封赏皇室宗族的事情已形成规制,习以为常,元朝每位新皇登基皆是如此,以至于“库府所余用尽"。其实,作为外族统治者,为了维护中央统治集权必须拉扰厚待贵族阶级的政治和经济地位,维护他们做为剥削阶级的主导地位,这同中原王朝的分封制是一个道理。不同的是由于蒙古人是游牧民族,缺乏良好的文化根基,统治手段过去简单粗暴。而中原王朝以儒家学说的忠、孝、仁、义为手段潜移默化地影响规范民众的思想准则。所以游牧民族的异族统治阶级与农耕文明的汉民族之间的矛盾是尖锐的,不可调和的。

至元四年(1338年)三月,元顺帝命中书平章政事阿吉剌根据《大元通制》编定第三部法律《至正条格》,该书序言中,赫然自称“我元以忠质治天下,宽厚得民心”。

蒙古草原旧制原本的治理制度是很简单的,进据中原后,既缺乏全面系统的社会经济政策,也缺乏充足且合格的吏治人才,于是元朝帝王就干脆做甩手掌柜,不问政事,交由“家臣治国”,最终导致吏治不清、反贪无力、行政效率低下,政治宽松。

明亡后,清朝统治者对人民的压榨和奴役非常过分。而清朝统治者和元朝统治者有一共同点——都是由关外杀进来的少数民族。

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塞外,盖我中国之民,天必命我,中国之人以安之,夷狄何得而治哉。

谢谢邀请!元朝是第一个统一中原的少数民族政权,由蒙古族建立,定都大都(就是现在的北京),国祚(1271年一1368年)总共98年,十一位皇帝。

可以说,中国此前历史上2000多年总结出的正确道路,朱元璋一个都没走,反而是历史上栽过的跟头,朱元璋都要重新栽一遍。朱元璋设计的明朝制度,在开始阶段简直就是汉朝水平,开了近2000年的历史倒车。

会设计出废除宰相,皇帝不用代理人兼背锅侠,亲自处理大小事物,集天下怨恨于一身的作死制度?

所以,人们在谈论元朝的时候,会想当然地把清朝施行过的暴政嫁接到了元朝的头上。

蒙哥率领蒙古大军在四川攻城掠池,势如破竹。蒙古军在合州钓鱼城受阻,钓鱼城主将王坚誓死不投降,利用钓鱼城倚山傍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与敌拼杀。

元朝为何以宽仁失天下呢,只有通过历史,全面解读不一样的元朝,从中发现端倪,嘹解元史。

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文。

朱元璋颁发伐元檄文的时候,也并没有拿元朝的政治说话,只说“元以北狄入主中国”“实乃天授”,承认“元世祖肇基朔漠,入统中华,生民赖以安靖七十余年”,甚至称赞元朝“与民为主,传及百年”“强不凌弱,众不暴寡,在民则父父子子夫夫妇妇,各安其生”。

但蒙古人乃为游牧民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忽必烈将各族人民划分为四等人。

如果说孤证不立,再看与叶子奇同一时代人丁鹤年所作的《送月特郎定江浙赋税还大都》,其颂称“力役均平赋敛轻,去者讴歌来鼓舞”,大赞元朝的安乐景象为“生逢舜日当尧天,经营内外皆英贤。八十衰贫百无补,茅檐击壤歌丰年”。

原因只有一个:“元政”实在太过“宽纵”,拿这个点说事,激发不起民众同仇敌忾的斗志。

主要与草原旧制有关系。

由于朱元璋经历过人生苦难,其幼年丧父母,连埋葬其父费用一分都没有,全凭邻居刘继祖赠送一块地,以素衣包装入殓。年少时丧兄嫂,生活难以为继,靠乞讨度日,后循入皇觉寺当和尚,天下大乱,朱元璋步出皇觉寺大门,投奔凤阳郭子兴起义军,凭借自己卓越军事才能,终于出人投地,逐鹿中原,灭亡元朝,一统天下,成立大明王朝。

元朝将民族分为四等制,按等级分为蒙古人,色目人,南人,汉人。蒙古人占据统治者地位,色目人为剥削者地位,南人和汉人处于被剥削和被奴役的地位。需要说明的是,朱元璋所指的“宽仁失天下",不是指元朝对平民百姓的宽容而是指对贵族统治阶级的宽容。元世祖忽必烈曾经对丞相说:如果我盛怒之下让你去杀人,你不要执行,等3天后再说。还有一说:杖责犯人时比规定的总数要少3下,说什么天饶一下,地饶一下,我饶一下。如果说在元初忽必烈时期为了稳固政权的统治,缓和阶级矛盾,平息蒙古铁骑对汉民族的血腥屠杀而采取的一些收买人心的举措也有可能,但自元世祖后还有此说法吗?

为消灭北方蒙元政权,由宋濂起草发布《讨北元瑜讨檄文》

《明太祖宝训》中记载有朱元璋说过的原话:“朕观元朝之失天下,失在太宽。昔秦失于暴,汉兴济之以宽,以宽济猛,是为得之。今元朝失之于宽,故朕济之以猛,宽猛相济,惟务适宜尔。”

三等:汉人

忽必烈为巩固其统住,传承汉制汉文化,颁行省制度,吸取先进中原地区先进社会制度和生产力,进行大刀阔斧的社会改革,促进多民族之间的发展。

这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绝对是一个奇特的现象。

《元史》里其实也作了解释:“元之刑法,其得在仁厚,其失在乎缓弛而不知检也”。

公元1367年,吴王朱元璋诛陈友谅,灭张士诚,平方国珍,定陈友定部。一统南方。

2、杀人处罚不同

当时的蒙古人还在奉行奴隶制度,他们在进入中原之后,将汉人定位为最低等的人,也就是和奴隶一样,连那些牛马都不如。

如果是他们杀掉了汉人,最多只需要赔偿很少的钱财就可以,大概就是当时一头驴子的价,而且那时候官员基本都不会由汉人担任,所以经常还会偏袒蒙古人,所以很多时候其实汉人死了也是白死。

但是如果汉人杀死了蒙古人,那最起码本人是要被处死的,有时候碰到那些凶狠的豪强,还会把他们全家都偷偷害死。这样明显的不公平,汉人堪比牲口,显然和“宽仁”无关。

《元史•刑法志》感叹说:“盖古者以墨、劓、剕、宫、大辟为五刑,后世除肉刑,乃以笞、杖、徒、流、死备五刑之数。元因之,更用轻典,盖亦仁矣。”

蒙哥的死,另到在欧洲和中东蒙古大军回撤,而改变世界历史进程的历史,兀烈旭在中东大开杀戒,征服中东各国,大将拔都率军西征欧洲,蒙古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西方封建国家闻黄色变,可见蒙古战斗力十分惊人。

1329年,河南发生大旱,元朝统治者无视人民疾苦,非但不开仓救济灾民,依然横征暴敛,导致饥民发生人吃人的惨剧。为防止人民起义反抗暴政,元顺帝还下旨禁止汉人私藏任何铁器及私自购买贮藏兵器及骡马。中原王朝有句古话说的好:“民可载舟,也可覆舟。"游牧民族凭蛮力夺得中原天下,只知道一昧的维护自已的贵族利益,肆意践踏汉民族的人格和尊严,导致阶级矛盾、民族矛盾严重对立,社会经济和民生凋敝,民众无法生存,只有起义推翻元朝统治者的暴政。朱元璋所说的“元以宽仁失天下",就是指元朝统治者对统治阶级内部的宽仁,而不是指劳苦大众。

朱元璋决定对此绝不“宽松”

朱元璋一上台首先惩治贪官污吏,老朱授意丞相李善长拟定《律令》针对贪污受贿、谋反等罪,他经过多年的反复修改,《大明律》登上维护统治的舞台,老朱考虑到会有一些人钻空子,所以他又亲自编写四篇《大诰》作为《大明律》的补充。另外还有《醒贪简要录》,让当官的读,让老百姓学习。其中200多条刑罚都是针对贪官污吏的,例如凌迟、去膝、断手、廷杖、挑筋、刺字、剁指等。他还嫌这不够厉害又想到了“剥皮之刑、贴加官(我前面文章里有专门描述这个的)等一系列的酷刑。御史周士良、刘志仁被朱元璋查出贪污千刀万剐了。朱元璋还明确规定,贪污10两就是死刑,贪污60两一律剥皮实草,他在政31年,杀贪官污吏15万人。对贪污犯罪分子起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除了惩治贪污分子,朱元璋兴修水利,移民屯田,解放奴隶,减免赋税,奖励垦荒,兴科举抓教育,设免费养老院,免费医院,免费公墓等等。

改革官僚机构,监视朝臣,严惩谋反

朱元璋对官僚机构进行改革,在中央废除中书省,处死威胁到皇权的胡惟庸丞相及相关官员至少3万人。因谋反罪处死蓝玉,牵连致死15000人。

设置锦衣卫特务机构暗中监视不法臣子,实施剥皮、抽肠、刺心等种种酷刑,朱元璋对一些大臣在家里吃什么,是否喝酒都了如指掌。很多大臣在朝堂上被廷杖,活活打死,例如工部尚书薛祥等。大臣们整日战战兢兢,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生怕一不小心就小命不保。在朱元璋晚年锦衣卫的一些特权和酷刑逐步被废除。

叶子奇的《草木子》曾描述说:“天下死囚审谳已定,亦不加刑,皆老死于囹圄。故七八十年中,皆老死于囹圄”,以致于“七八十年之中,老稚不曾睹斩”。

初夜权?杀头胎?四等人?瓦罐坟?

这是网上有关于元朝“残暴”的主流说法,这里给大家大致介绍一下:

何为四等人?统治者蒙古人作为第一等级,按照征服的时间顺序,又有着色目人、汉人、南人三个等级。根据不同人的等级,在科举、做官、刑法等方面有所不同。

何为初夜权?指代的的是汉人和南人在结婚之前,新娘需要先去当地蒙古统治者那里住三夜,最后才能把他送给新郎(元朝初期每一部分的汉人,都对应一个蒙古人管辖)。

何为杀头胎?因为蒙古人享有了初夜权,所以很多汉人在结婚之后,有了第1个孩子就会把他摔死。因为有可能这个孩子是蒙古人,并不是自己的血脉。

何为瓦罐坟?是说元朝的时候蒙古人认为,人到60岁就老了,只能消耗不能产出。规定每家每户把老人放墓里面,家里人每天送一次饭,送一次放一次砖,堵上了就算是埋了。

但是实际上的情况真是这样吗?我们不置可否,因为历史实在是太过遥远。有人说这是后人的抹黑,也有人说可能只是某一段时间里面出现过。这里不是重点,如果单独从上面来看,元朝人似乎非常“窄”。但是为何朱元璋说出了元以宽失天下?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朱元璋为何说:“元以宽仁失天下”?那么元朝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