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中国史 > 关羽是个十足的自恋狂:孤独的英雄竟也有仁爱

关羽是个十足的自恋狂:孤独的英雄竟也有仁爱

2019-10-23 03:24

羽卖大话,堵了自己的后路。后来,他败走麦城,直到掉脑袋,都跟这句恶毒的诅咒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关羽是个孤独的英雄,但终究也有所爱,刘备爱哭,张飞爱酒,关羽则只爱他自己。

关羽向全世界翻白眼儿,他笃信自己的品德和能力,觉得天下就没有他不敢管的事儿,也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儿。曹操、孙权手下的文武都是自己的败军之将,难道老实巴交的鲁肃还有什么惊人的本领吗?“单刀赴会”表露出了关羽英雄无畏的胆识,同时,也是他自我卖弄的“撒手锏”。虽说,关老爷不是吊儿郎当的姿态,但是,内心对鲁肃等东吴将领的蔑视已经根深蒂固了。“单刀赴会”,他赢了。这是关羽军事生涯的回光返照,也是他走背运的开始。凌空高蹈、傲视天下的姿态可以成全他的战功,也可以衍生他的个性悲剧。关羽露脸的时候太多了,以致他想象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栽跟头。

关羽向全世界翻白眼儿,他笃信自己的品德和能力,觉得天下就没有他不敢管的事儿,也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儿。曹操、孙权手下的文武都是自己的败军之将,难道老实巴交的鲁肃还有什么惊人的本领吗?“单刀赴会”表露出了关羽英雄无畏的胆识,同时,也是他自我卖弄的“撒手锏”。虽说,关老爷不是吊儿郎当的姿态,但是,内心对鲁肃等东吴将领的蔑视已经根深蒂固了。“单刀赴会”,他赢了。这是关羽军事生涯的回光返照,也是他走背运的开始。凌空高蹈、傲视天下的姿态可以成全他的战功,也可以衍生他的个性悲剧。关羽露脸的时候太多了,以致他想象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栽跟头。

6095.com,关羽蔑视对手,包括孙权那样的当世枭雄都不放在眼里。曾经有一段日子,东吴很想巴结西蜀,希望“亲上加亲”、政治联姻。这种事儿早就开过先例,孙权的妹妹孙尚香不就嫁给刘备了吗?孙权替儿子求婚,打算和关羽攀亲家,挺友好的一个提议被关羽丢进了臭水沟,他以侮辱性的语言对媒人说:“虎女焉能配犬子!”这等于给了孙权一个大嘴巴:吴侯就了不起呀?我关羽父女是虎啸山冈,你们爷儿俩不过是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或许,说关羽自负,不如说其自恋,或许直到现在,他还在地下恋着自己呢?

关羽的“虎女犬子”说,对已经构筑起来的吴蜀联盟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也把荆州的老邻居彻底得罪了。关关羽不仅对政治盟友出言不逊,对蜀汉同僚也是不服。刘备称帝的时候,已经是汉寿亭侯的关羽被加封为“五虎将”之首,然而,“关、黄”的排行使关羽大为不快,他尤其瞧不起那个白了胡子的长沙降将黄忠。当成都来的天使官赶到荆州向他传达刘备的册封时,关羽竟连大面儿都不顾,公开表露自己的不满和愤懑。并扬言,如果黄忠进“五虎将”名单,自己就不接受“五虎将”的印绶。至于吗?到了“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地步。让人一看就是个十足的小性子。末了,还是天使官脑子活,给关羽戴了无数顶高帽儿,“二君侯”被打发得舒坦受用之后,才勉强接受了“五虎将”的既成事实,没闹出大事儿来。看来,“武圣人”也是顺毛驴,别人送上门来的吹捧和奉承,多多益善,照单全收。

关羽那么有本事,连他自己都崇拜自己了,结果,“单刀赴会”的快活没有持续多久,便碰上了“吴狗”阵营里的克星。无名小辈吕蒙接管了江东的军事防务,他非常清楚关羽的“七寸”在哪儿,为了钓到这条大鱼,便给这位老前辈俯首帖耳地戴高帽儿、唱赞歌儿,他的迷魂汤要了关羽的老命。吕蒙“白衣过江”,死死地扼住了对手的喉咙。关羽到死才领教了“狗的智慧”。

鲁肃喝酒说事儿,关羽眯缝着丹凤眼当听众。除了大肆吹嘘刘备、诸葛亮的赫赫战功,他根本就不理讨还荆州的茬儿。鲁肃急了,要动武。关羽佯装喝醉,搂着鲁肃走向江边的小船。东吴的人马投鼠忌器,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关羽从容地走过刀枪丛林,大摇大摆地跨上归舟。鲁肃两手空空,茫然地望着帆影远去,浩瀚的江面上久久地回荡着关羽豪爽的大笑……

关羽蔑视对手,包括孙权那样的当世枭雄都不放在眼里。曾经有一段日子,东吴很想巴结西蜀,希望“亲上加亲”、政治联姻。这种事儿早就开过先例,孙权的妹妹孙尚香不就嫁给刘备了吗?孙权替儿子求婚,打算和关羽攀亲家,挺友好的一个提议被关羽丢进了臭水沟,他以侮辱性的语言对媒人说:“虎女焉能配犬子!”这等于给了孙权一个大嘴巴:吴侯就了不起呀?我关羽父女是虎啸山冈,你们爷儿俩不过是摇尾乞怜的哈巴狗。关羽的“虎女犬子”说,对已经构筑起来的吴蜀联盟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也把荆州的老邻居彻底得罪了。关关羽不仅对政治盟友出言不逊,对蜀汉同僚也是不服。刘备称帝的时候,已经是汉寿亭侯的关羽被加封为“五虎将”之首,然而,“关、黄”的排行使关羽大为不快,他尤其瞧不起那个白了胡子的长沙降将黄忠。当成都来的天使官赶到荆州向他传达刘备的册封时,关羽竟连大面儿都不顾,公开表露自己的不满和愤懑。并扬言,如果黄忠进“五虎将”名单,自己就不接受“五虎将”的印绶。至于吗?到了“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地步。让人一看就是个十足的小性子。末了,还是天使官脑子活,给关羽戴了无数顶高帽儿,“二君侯”被打发得舒坦受用之后,才勉强接受了“五虎将”的既成事实,没闹出大事儿来。看来,“武圣人”也是顺毛驴,别人送上门来的吹捧和奉承,多多益善,照单全收。

关羽有毛病,神仙也有缺点。话虽如此,老百姓还是不愿公开承认这个道理。西方人回避上帝“无所不能”的话题,只推说:上帝是用来信仰的。关羽已然成了完美无缺的化身、忠义勇猛的精神图腾,中国人同样虔诚地信仰这位红脸儿的天神,根本不在乎他是否做过“顺毛驴”。

“单刀赴会”满足了关羽的自尊心,看来廉颇未老,雄风尚在。孙权及其手下不过是一群徒有其表的癞皮狗。在返回荆州的小船上,顺水顺风,关羽志得意满,仰天大笑。捧臭脚的文人还紧追在他屁股后面唱赞歌儿,说什么“匹马斩颜良,河北英雄齐丧胆。单刀会鲁肃,江南名士尽低头”。典型的马屁精——抬高关羽,贬低别人,好像三国时代天下人都为关羽跑龙套一样。

老百姓还没有把关羽请到“关帝庙”里的时候,他老人家就已经率先居高临下、不食人间烟火了。他没有把自己当做普通人,也不肯与凡夫俗子合作,无论好事坏事,谁也休想沾上他的边儿。关羽闭着细长的双眼,捋着飘逸的长胡须,高傲地冷笑着:都离我远点儿!

老百姓还没有把关羽请到“关帝庙”里的时候,他老人家就已经率先居高临下、不食人间烟火了。他没有把自己当做普通人,也不肯与凡夫俗子合作,无论好事坏事,谁也休想沾上他的边儿。关羽闭着细长的双眼,捋着飘逸的长胡须,高傲地冷笑着:都离我远点儿!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关羽是个十足的自恋狂:孤独的英雄竟也有仁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