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文物考古 > 《李铎诗词书法集》序

《李铎诗词书法集》序

2019-11-16 14:29

李铎,这位名闻遐迩的书法大家,书风素以古拙沉雄、萧洒奔放、刚健清新见长而独树一帜。然而,人们多不知道他在古典诗文上的修养和造诣相当深厚,不论是唱酬应和还是托物寄兴、缘事题对,常常诗兴勃发,诗思敏捷,诗意盎然。作为一名军人,在戎马倥偬的岁月里,他写下了几百首诗稿。诗,伴随着他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历程。只有了解作为诗人的李铎,才能更清楚窥见他的书法艺术发展的轨迹。在李铎心灵的湖面上,不时泛起诗的涟漪,或激越,或委婉,或沉雄,或静谧,一如本心,一如其人。绿萼盈枝逾小墙,冰肌玉骨喜凌霜。西风不解寒梅意,斗却西风蕊更香。诗人喜梅,也爱画梅,喜其香而不腻,华而不艳;爱其疏枝劲挺,独具铮铮性格。诗人并有言谓其曰:“此人之所以向达也。”这首作于70年代末的咏梅诗,借梅自励。80年代初,家乡湖南日报《洞庭》文艺副刊请李铎题词,他以“洞庭”之意命题,书奉七绝一首:汨罗西向洞庭间,晓雾初开水接天。远看千帆分雪浪,一螺青黛落苍烟。这“远看千帆”与“一螺青黛”,仿佛纳须弥于芥子,藏日月于壶中。而诗人的怀乡恋土之情亦宛在其中。李铎的诗作,很多写于出游之时,一旦忘形于湖光烟岚之间,跋涉于崎岖山径之上,往往灵感骤至,诗如泉涌。客子停舟欲上楼,登临回望梦江秋。乡书日夜浮黄鹤,闲却霜天万里鸥。这首诗作于1985年的中秋。巍峨壮观的黄鹤楼重新落成后,李铎应邀登临览胜,面对浩浩荡荡的江水,俯瞰龟蛇锁大江的形势,遥想黄鹤楼的沧桑变迁,诗人感慨万千,欣然命笔,遂成这一七言绝句,此诗一出,即流传开来。秦川绿岭莽蓁蓁,麦积仙宸气入云。福地洞天连紫脉,石门斜月出冰轮。伏羲圣迹人文祖,道启鸿蒙宛尚存。对榻西堂清话歇,快将幽胜荐都门。这首游天水胜迹即事之作,感山川之形胜,发思古之幽情,恰似“清风出袖,明月入怀”,读来令人心折。李铎在畅达豪吟之中,也不乏有清丽婉转的音调,试看为湖南日报潇湘副刊《故园情》专栏所填的卜算子一词:日梦潇湘风,夜梦潇湘雨。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更梦潇湘一片云,载我潇湘去;俯首看潇湘,美景清如许。帝子乘风下翠岚,我亦随风与。如梦如幻,如歌如诉,仿佛凭虚御风,视通万里。于浪漫之中透出几许绵缠与悱恻。闳中而肆外,纳古而吐新。李铎的诗词篇章,多是情真意切、由感而发的智果。他曾应连云港市嘱约,为其撰一对联:云海云天海天一色,连山连港山港齐辉。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此处将“连云港”3字巧妙地镶入联中,对仗工整,自然贴切,观者对其字其联珠联璧合无不击掌称绝。西汶艺术网李铎作诗,格律谨严,用字讲究,平仄粘对和谐,继承了传统诗歌的形式美,以表心境。品尝其味其韵,如天籁自鸣,清泉流响,潇洒明快,自然清新。每每于铿锵顿挫中抒发胸中浩气,折射心灵之光。更为可贵的是,一咏一叹,充满着对祖国壮丽山河的爱恋与赞颂,洋溢着对社会对人生的讴歌与体察,流露出浓厚的时代气息。在大庆油田,他抒发了对石油工人的崇敬之情:井机高架满平川,热雨冰风若等闲。管道输油襟八极,铁人啸傲紫微巅。参观了新唐山,他又是何等的欣慰与激动:唐山今日又如何,且看琼楼复几多。西汶艺术网绿树银灯光熠熠,无边星火暗银河。对国防科技成果,他更是欢喜尤加,80年代初,欣闻我国潜艇发射运载火箭成功,他有感而赋:西汶艺术网云物霞光拂曙曦,潜龙伏海射虹霓。残星几点嗟晨早,长箭高飞乱鬼狸。巨浪翻花花涌浪,轻鸥击水水争嬉。一横剑气秋风爽,直入青云带水犁。澳门回归已进入倒计时,指日可待,1999年夏天他在乘汽艇作环澳门游时,又喜赋佳句:澳陆飞梭越海桥,门前舟楫竞犁涛。回看岸柳杨风处,归来紫燕喜登巢。此诗将“澳门回归”4字巧妙地嵌入每句之首,作为一首藏头诗,非常自然妥当,且“紫燕”是澳门回归的吉祥物,而此诗早于吉祥物公布之前半年多,此处又是巧合。诗言志,书传情。诗的抑扬顿挫与书法的纵横开合,诗的一咏三叹与书法的一波三折,诗的音韵节奏与书法的轻重徐急,在内含美质上是契合一致的。诗的意境,也是书画创作的至高境界,能达此者,便是“风流高格调”。从这个角度看,李铎作为诗人书法家是当之无愧的。他用诗的琼浆浇铸胸中块垒,用诗的甘露涵养腕底笔墨,从而赋予线条以生命的活力,在挥洒自如、阳舒阴惨中,抒写着理想、追求与向往。他的书风与他的诗意达到了相应相合,如果说他的诗词是诗苑佳卉、空谷幽兰,那么他的书法则像书林巨树、墨海游龙。他时而向墨海潮头遨游,时而于诗国幽境倘佯。进入达其情性、形其哀乐的艺术境界。

喜观即到复题短篇二首

唐代:杜甫

杜甫,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https://so.gushiwen.org/authorv_515ea88d1858.aspx

6095.com,杜甫

垂杨里。兰舟当日曾系。千帆过尽,只伊人不随书至。怪渠道著我侬心,一般思妇游子。昨宵梦,分明记,几回飞渡烟水。西风吹断,伴灯花、摇摇欲坠。宵深待到凤凰山,声声啼鴂催起。锦书宛在怀袖底。人迢迢、紫塞千里。算是不曾相忆。倘有情早合归来,休寄一纸,无聊相思字。——近现代·王国维《西河·垂杨里》

西河·垂杨里

入夏偏宜澹薄妆,越罗衣褪郁金黄,翠钿檀注助容光。相见无言还有恨,几回判却又思量,月窗香径梦悠飏。——五代·李珣《浣溪沙·入夏偏宜澹薄妆》

浣溪沙·入夏偏宜澹薄妆

金规印遥汉,庭浪无纹。清雪冷沁花薰。天街曾醉美人畔,凉枝移插乌巾。西风骤惊散,念梭悬愁结,蒂翦离痕。中郎旧恨,寄横竹、吹裂哀云。 空剩露华烟彩,人影断幽坊,深闭千门。浑似飞仙入梦,袜罗微步,流水青苹。轻冰润□,怅今朝、不共清尊。怕云槎来晚,流红信杳,萦断秋魂。——宋代·吴文英《夜飞鹊·蔡司户席上南花》

夜飞鹊·蔡司户席上南花

宋代:吴文英

金规印遥汉,庭浪无纹。清雪冷沁花薰。天街曾醉美人畔,凉枝移插乌巾。西风骤惊散,念梭悬愁结,蒂翦离痕。中郎旧恨,寄横竹、吹裂哀云。 空剩露华烟彩,人影断幽坊,深闭千门。浑似飞仙入梦,袜罗微步,流水青苹。轻冰润□,怅今朝、不共清尊。怕云槎来晚,流红信杳,萦断秋魂。8写花,怀人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李铎诗词书法集》序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