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文物考古 > 汉代文物中的“6095.com南越北楚”

汉代文物中的“6095.com南越北楚”

2019-11-10 08:15

 

汉代文物中的“南越北楚” 发布时间:2016-06-30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吴丹微点击率: 4月19日,广州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携手徐州博物馆联合推出“大汉楚王与南越王——徐州汉代文物精品展”,分“汉玉之巅”“盛世吉金”“汉俑华采”三个部分,以192 件徐州汉墓出土的珍贵文物为依托,和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一起见证汉世雄风。 徐州,古称彭城,北扼齐鲁,南控吴越,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的故乡。西汉初年,刘邦封韩信为楚王,公元前201 年又以韩信谋反为由,废其为淮阴侯,将彭城分封给少弟刘交,即楚元王。彭城由此成为楚国王侯和达官显贵的聚居之地,历经十二代楚王一百九十余年。 广州,古称蕃禺,南越国都城之所在,南越国第二代王赵眜墓发现于此。南越国是赵佗于西汉初年建立,历五世,共九十三年,至汉武帝元鼎六年为汉军所灭,两千多年来一直是岭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楚王和南越王同为汉代的诸侯王,不仅所处的时代有交集,而且出土的器物在种类、形制和造型上有很多相似之处。下面分别通过南越王墓和徐州汉墓墓葬及出土文物的对比,为大家展示两地王墓、随葬物的异同。 6095.com,一、墓葬 依汉制,诸侯王薨后皆葬于封国,所以徐州应当分布有十二代楚王的陵墓,现已发现八处十六座楚王或王后的陵墓。狮子山楚王墓是目前我国已知西汉诸侯王陵中工程最大、建筑形制最为奇特的特大型崖洞汉墓。通过对墓葬形制结构的分析研究,专家学者们认为狮子山楚王墓在构造上呈现出明显的两次建造特征。即该墓始建之初先在山坡凿成一个硕大的竖穴墓坑——天井,并与前伸的墓道构成一座平面为“甲”字形的竖穴墓,究其本意应为仿照汉代帝陵形制用木材构筑出一座“黄肠题凑”式的竖穴石坑木椁墓。后因时间充裕及楚地风俗影响,又继续向山体内开凿扩建,最终形成一座竖穴墓坑与横穴崖洞墓室相结合的特殊墓葬结构。这种墓葬结构也因此成为徐州地区西汉楚王崖洞墓葬建筑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它标志着前期楚王崖洞墓开始摆脱传统竖穴墓以及凿砌结合石坑墓的束缚,并为此后完全开凿于山体之中的横穴式楚王崖洞陵墓的形成奠定了基础。6095.com 1

燕山-长城南北地区史前文化的适应性变迁…………………………………………陈胜前(1)
商代的拜祭与御祭……………………………………………………………………连劭名(23)
徐州两汉诸侯王墓研究………………………………………………………………刘尊志(57)
新疆鄯善洋海墓地发掘报告 ………………新疆吐鲁番学研究院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99)

 

 燕山-长城南北地区史前文化的适应性变迁
 陈 胜 前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长春 130012)
 
    燕山-长城南北地区是我国重要的生态交错带,环境不稳定且对变化敏感,但资源丰富多样。根据狩猎采集者的文化生态理论,狩猎采集者可以通过提高流动性、增加储备、扩大食谱、增加群体之间的交换、强化利用某些资源来应对资源的不稳定性,而且相对于非生态交错带而言,其频率和程度都会大一些。而于食物生产者而言,他们将依赖多元化的生计方式,同时,随着人口的增长,人们会寻求扩大生产规模;还会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更多利用社会资源,也就是发展专业化的生计方式、与稳定的农业群体形成共生关系、或者通过战争劫掠增加收益,应对资源不稳定的风险。考古材料的研究表明这一地区旧石器晚期古人选择的最重要的适应策略是提高流动性。随着末次冰期结束,食物生产经济与更温暖更湿润的环境为古人开创了全新的生态空间,兴隆洼文化繁荣发展起来。在整个新石器时代,这个地区最主要的适应策略是依赖多元混合的生计方式,保留着较大的狩猎采集经济成分。到了夏家店上层文化阶段,随着马的驯化,畜牧经济成分起源,随后又进一步发展成为游牧经济。与此同时,在作物栽培,尤其是大豆,与家畜饲养的基础上,北方的旱作农业系统建立起来,并与游牧群体构成共生关系。这个地区发展农耕的生态瓶颈促使人们转而选择利用更加丰富的草原资源,形成新的生计形式。

 

商代的拜祭与御祭
连劭名
(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北京  100011)

      根据安阳殷墟所出甲骨刻辞的记载,商代尊崇鬼神,祭祀频繁。商代的重要祀典除了岁祭外,最重要的是拜祭与御祭,二者目的截然相反,拜祭为了求福,御祭为了除祸。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福,祐也。”又云:“祸,害也,神不福也。”祸与福就是吉与凶。祭祀是商代政治活动中的重要内容。大多数商代先王都可单独受到拜祭,有时也采取合祭的形式,拜祭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祈求风调雨顺,获得丰收。自然神中的岳、河等也受到拜祭,祭法繁多,形式复杂。商代还有“拜生”的祀典,生、性古同,性指天命。军事行动也有拜祭,祈求获得战争胜利。御祭即文献中所说的祓禳之祭,目的是为了除灾兵,远罪疾。盛大的御祭中有血祭的仪式,隆重而庄严,可连续举行多日。历组卜辞中有御祭父丁的记载,用牲多达百牛。商王常常因某些具体原因而举行御祭,如疾繇、疾身、疾齿,疾止、疾耳等等。御祭卜辞中出现了大量贵族的名称,可能是因为商王关注这些人的安危,因而举行御祭。御祭中也有自然神,如河、社、方、日等。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汉代文物中的“6095.com南越北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