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文物考古 > 6095.com2011年4期目录及摘要

6095.com2011年4期目录及摘要

2019-11-02 00:48

三论武乙、文丁卜辞
刘一曼曹定云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  100720)
1973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安阳小屯南地进行考古发掘,发现甲骨刻辞 5335   片。卜辞以传统的武乙、文丁卜辞(有学者称之为“历组卜辞”)为大宗,它们均出在小屯南地中、晚期地层,卜辞时代与地层关系是吻合的。
1976年秋,安阳殷墟发现了著名的“妇好墓”。“妇好”是武丁的法定配偶,在甲骨文中有记载。但“妇好”不是私名,而是该女子所在之国族名。“妇好”之称也见于传统的武乙、文丁卜辞。由于“妇好墓”属于武丁时代,因而,以李学勤先生为代表的学者,将传统的武乙、文丁卜辞(他们称之为“历组卜辞”)的时代提前:认为“历组卜辞”是武丁晚年至祖庚时代卜辞,从而在学术界引发了长达30多年的争论。
我们一直认为:“历组卜辞”的主体是武乙、文丁卜辞,并曾以“萧楠”笔名发表过《论武乙、文丁卜辞》和《再论武乙、文丁卜辞》,就该类卜辞的类型、称谓、世系、地层、事类、“异代同名”等问题作过论述,指出“历组卜辞”应当是武乙、文丁卜辞。1986年——2004年,小屯村中和村南又出土了一批甲骨,其中有“历组卜辞”。它们的出土情况再次证明:“历组卜辞”只出在殷墟文化三、四期;同时,历组卜辞中有“三且”称谓,其致祭次序是“小乙——三且——父丁”。这是该类卜辞必为武乙、文丁卜辞的确切证据。为此,笔者第三次就“历组卜辞”的类型、称谓、世系、地层、事类、缀合、“异代同名”、“历组卜辞”产生的时间、字体在卜辞断代中作用等问题进行论述,确认“历组卜辞”的主体是武乙、文丁卜辞,并澄清争论中的一些“是是非非”。
在“历组卜辞”时代争论中,李学勤先生后来又提出了“两系说”,认为殷墟甲骨文的发展分村北、村南两系,“历组”属“村南”系,并将“历组卜辞”放到了“无名组卜辞”的前面。李先生的“两系说”明显地违背了考古中的地层学原则,而且与卜辞真实情况也是不相符的。

1999年,“洹北商城”作为一个新的考古学术语引起了国内外考古学家的广泛关注,20年间洹北商城逐渐为考古学家所熟知,作为商代中期的都城,填补了商代早期郑州商城与商代晚期殷墟之间的空白。其方正、规整的城墙,规模宏大、保存完好的宫殿建筑,承上启下、转型升级的青铜礼器,具有典型时代特征的陶器,如此等等,无不引发学者们研究的热忱。

山西芮城清凉寺史前墓地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山西运城市文物局
芮城县文物旅游局
芮城清凉寺史前墓地位于山西省最南端中条山南麓的芮城县东北部,发现于1955年,保存范围近5000平方米。2003~2005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对该墓地进行了发掘,累计清理史前墓葬355座,被评选为200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并获2003~2004年度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三等奖。
清凉寺墓地发现的所有墓葬皆为土坑竖穴,墓主人葬式全部为仰身直肢,多数人骨上留有朱红色,根据墓葬间的打破关系分为四期。第一期的小型墓分布在墓地西部,多数头向西北,墓圹内仅发现死者,没有随葬品,属于距今约6000余年前的枣园文化。每二期至第四期墓葬的墓主人皆头向西侧的山梁,其中第二期墓葬分布在整个墓地的中西部,排列顺序不规则,面积较小,仅可容身,部分墓葬身无长物,另外一些墓内随葬有钺、璧、环、多孔刀等玉石器,少数墓中有鄂鱼骨板、猪下颌骨及陶质折肩罐、敞口盆等具有财富、地位象征意义的器物,已经出现显著的不平等现象,属于庙底沟二期文化晚期的范畴。第三期的大型墓分布在墓地中西部、与第二期小型墓大面积重合,排列整齐,间距相近,十分规范。大部分墓葬有熟土二层台,盛行殉葬,殉人入葬姿态各不相同,发现的玉石器多见质地优良的透闪石软玉、造型别致,十分精美。墓地的东部区域皆为第四期的大型墓,分布整齐规律,不见殉人,随葬品很少,墓主人地位已经明显下降。后两期墓葬属于龙山时代,经程度不同的盗扰,盗扰年代大约在龙山晚期。
清凉寺墓地是我国迄今发现史前时期殉人数量最多的实例,也是中原地区在墓葬中大量随葬玉石器年代最早的墓地之一。特殊的葬制表现出从阶层分化到阶级对立的历程,并非本地传统的厚葬习俗表明当时周边各种文化因素和理念在这里汇聚,正在发生一次大规模的文化变革,在中国古代文明起源研究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千年前“工匠精神”的阐释

青藏高原旧石器晚期至新石器时代初期的考古学文化及经济形态
汤惠生
(南京师范大学文博系,南京  210097)
根据目前考古和分子人类学资料来看,于更新世末人类为了扩大食物搜寻范围,开始了对青藏高原的开拓与移居。由于青藏高原巨大的海拔高度,人类在移居过程中不仅面临着自身的适应过程,同时存在着随行动植物及其文化的适应过程。这个适应过程是按照不同的海拔高度由低而高逐步进行的。从时间上来看,这个过程从旧石器时代末一直持续到新石器时代,人类才最终并永久性地居住在高于4500米的高原地区。从经济角度上来看,青藏高原的人类移居与文化适应同样经历了随机性食物搜寻和季节性食物搜寻两种生计模式;同样也存在着渔猎采集、植物的强化利用,以及畜牧等经济形态。与此相应的考古学文化则反映在细小石器、细石叶、专门化的石器、工具套件、临时性搜寻遗址、季节性搜寻遗址、动植物遗骸等相关遗存上。旧石器晚期到新石器初期也正是考古学家所谓的“广谱革命”时期,青藏高原的考古资料也呈现出“广谱革命”时期的明显特征,即工具的小型化和专门化、食物的多样化,以及居所的临时性和游动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此次在中商都城洹北商城内发掘的铸铜作坊内,按照手工业生产的操作链理论,我们发现了与多个铸铜生产环节相关的遗存,也出土了大量遗物。而与作坊大体同时的成排有规律分布的墓葬则是以前铸铜作坊内少见的。墓葬内除了随葬青铜刻刀、磨石、鼓风嘴等工具外,在数座墓中随葬了使用过的陶范,这明确无误地证明墓主人生前就是工匠,或者是铸铜作坊的组织者、管理者。从墓葬形制规模、葬具、随葬品多寡等判断,工匠之间地位不同,有些还相差较大。如果这是一个或数个工匠家族,那个每个家族内部成员的地位也有高低之别。但正是这些工匠日复一日的生产,使得铸铜技术日益精湛,造就不同时期的青铜文明,三千年前的大国工匠精神也正如此一代代传承。

二里头遗址铸铜技术研究
廉海萍    谭德睿    郑光
(上海博物馆,上海  200002)(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  100720)
二里头遗址是先秦时期的重要文化遗存,发现了迄今为止中国最早的铸铜作坊遗址。本文通过对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部分青铜器、陶范、浇勺等进行考察和分析,对二里头遗址的铸铜技术进行探讨。
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青铜器最显著特色是器壁匀薄,可知二里头时期已具备了相当水平的铸铜技术:有了比较合理的分范技术和各范之间严格的定位技术;一些简单器形铜器的铸型设计已成形,并在青铜时代一直沿用;复杂器形铜器(爵)的铸型设计并非单一和一成不变;采用了铸补技术修补铜器的缺陷,这应是陶范铸造技术中极其重要的铸接技术的滥觞。
二里头遗址出土陶范成分及其处理技术、陶范定位技术、以及浇口杯、浇勺等证实了二里头遗址铸造器形不大的器壁匀薄青铜器的可能性。这些技术成就,表明中国青铜时代早期已具备相当高的陶范铸造技术,为中国青铜时代高度发达的青铜技术奠定了技术基础。
二里头遗址的铸铜技术是中国青铜时代早期铸铜技术的代表,形成了中国的铸铜技术特征。

近二十年来,殷墟都邑之内又发现多处铸铜、制骨、制陶等作坊遗址,除了发现大量与生产、生活相关的遗迹、遗物外,作坊区内也发掘了大量的墓葬。依据随葬器物,我们逐渐辨识出殷墟铁三路制玉、北徐家桥北制石、戚家庄东制蚌、孝民屯铸铜等的工匠墓,甚至首次发掘了殷墟时期占卜贞人的家族墓地。这就大大推进了对于墓主人身份的研究,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洹北商城铸铜作坊区内发现随葬有陶范的墓葬,较此前推测的殷墟铸铜工匠墓证据更加充分,保存较好的墓主人骨也为后续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徐国青铜器群综合研究
孔令远
(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文博学院,重庆,400047)
本文主要利用近年来江苏邳州九女墩二号墩、三号墩等徐国王族墓群新出土青铜器,结合其他具铭徐器,对徐国铜器铭文和徐国青铜器群作了较为系统的收集和整理,并作了初步的分期、断代工作,对部分典型徐器作了初步的考证,并通过与邳州九女墩大墓群所出器物的对照,对绍兴306墓、丹徒北山顶春秋墓等国别有争议的墓葬进行了讨论,认为它们应为徐人墓葬,还对《余冉鉦 》、《 巢钟》等国别有争议的青铜器进行了考证,通过与典型徐国铜器在器物形制、纹饰和铭文风格等方面进行全面比较,得出它们应为徐国铜器的结论。
本文利用金文材料复原了徐国王族世系。对徐国金文的特点进行了分析。还对徐国铜器的组合、纹饰特点、器形特点进行了总结。对徐国青铜器中所包含的多种文化因素进行了分析,认为徐国青铜文化是商周时期淮海一带的徐人在当地夷人文化的基础上,吸取华夏和吴越文化的精华而创造的具有鲜明地域风格和时代特点的文化。

部分墓主人骨保存较好,目前正在进行人骨提取工作。在发掘现场进行基本的体质人类学鉴定后,会进行多项检测与研究,比如职业行为能否对工匠骨骼产生影响,长期生产、生活在重金属环境中,特别是金属铅会否对工匠造成损伤。最为重要的是,古DNA的检测能否证实我们对工匠家族的推测。这些均将对青铜手工业生产的组织、管理、技术传承等诸多前沿学术问题带来最为直接的线索和证据。

《考古学报》2011年4期目录
 青藏高原旧石器晚期至新石器时代初期的考古学文化及其经济形态…………汤惠生(443) 
三论武乙、文丁卜辞………………………………………………………刘一曼曹定云(467)
徐国青铜器群综合研究………………………………………………………………孔令远(503)
山西芮城清凉寺史前墓地………………………………………………………………………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山西运城市文物局  芮城县文物旅游局(525)
二里头遗址铸铜技术研究 ………………………………………廉海萍  谭德睿 郑光(561)

与其他手工业生产不同,青铜器铸造是复杂的系统性工程,需要大量专业的技术作支撑。从铜、锡、铅等金属物质的找矿、选矿、开采、冶炼,到独具特色的制模、翻范、合范、熔铜、浇铸、打磨等等,环环相扣,不容半点差错。而每个环节背后,都是掌握了最尖端技术的工匠!

目前,对于铸铜作坊内工匠墓地的发掘与研究都还是初步的,相信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特别是古DNA技术的运用,许多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截止目前,我们在韩王度村东已发掘3600余平方米,发现房基、灰坑、水井、祭祀坑、墓葬等遗迹800余处,出土了大量的遗物,特别是铸铜相关的生产废弃物,如陶范、陶模、熔炉、炼碴等,生产工具如磨石、铜刀、铜锥等。大量的证据表明,这里正是洹北商城时期的铸铜作坊。依据手工业生产的操作链理论,结合遗迹与遗物,我们逐步辨识出铸铜作坊内的疑似陶模、陶范制作区,青铜熔炼与浇铸区,生产废弃物堆积区,可能与生产相关的人祭坑、牛头与牛角祭礼坑等。

首次确认商代中期铸铜与制骨作坊

实际上,不同时期青铜铸造中心的转移,技术的创新,其背后就是从事青铜生产的工匠群体。从二里头到早商,从晚商到西周,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表明,随着政权的更迭,掌握了尖端铸铜技术的前朝工匠主动或被迫为新王朝服务,按照新的统治阶层的意愿进行生产,满足其“政治性消费”需求。正因如此,周初分封之际,大批旧朝工匠被整族分给各路诸侯,《左传·定公四年》就记载分给周公之子伯禽“殷民六族”,着名考古学家张光直就认为,所谓的殷民六族,主要就是手工业家族。

从目前已知的工匠墓规模、随葬品判断,工匠的等级、地位并不高,甚至是低贱的,墓室狭小,多数墓葬甚至连一件陶器都没有。偶然规模较大者可能是工匠家族的族长,或者是生产活动的组织者、管理者。但正是这种低贱、贫穷的劳动者,掌握了当时的尖端生产技术,并不断推陈出新,创造了持续千年的中国青铜时代的辉煌,这就是“工匠精神”吧!

首次明确发现铸铜工匠墓

在商代早期的都城郑州商城,以及被认为是夏代中晚期都城所在地的二里头遗址内均发现有铸铜作坊。比殷墟略早、为商代中期都城的洹北商城内,也数次发掘随葬青铜器的墓葬,以及埋藏青铜器的窖藏坑,毫无疑问,同样也应有铸铜作坊。只是在面积达470万平方米的都城之内,何处为铸铜作坊呢?这个问题就摆在了安阳队面前。

为了更进一步揭示铸铜作坊,同时也想了解铸铜工匠家族墓地的规模,2018年秋季,在紧临六座工匠墓的东部,又发掘了600平方米,至2019年夏初,情况已十分明朗。

由于青铜礼器是礼制的体现,因而统治阶层必须严加掌控,最为有效的方法就是对工匠的管理。而从技术传承与保密的角度来讲,家族内代代口传心授,耳濡目染最为有效。

《春秋左传·成公二年》称,“唯器与名,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作为等级、身份象征的礼器和爵位不可随意让渡他人,而是由君王统一掌控,从而成为统治阶层行使权力、表现威望的有效手段。“器以藏礼”是中华文明的典型特征。自夏王朝开始,持续千年的青铜时代,对青铜的消费主要是满足礼制需求的“政治性消费”,目前所知最大的青铜器司母戊方鼎即是典型代表。商代晚期殷墟都邑内,以苗圃北地、孝民屯为代表的多处铸铜作坊大规模生产,其目的就是满足日益膨胀的消费,因此也成就了中国青铜时代的第一次高峰。

二里头文化之后,在早商都城郑州商城内,同样发现有大量青铜礼器和两处铸铜作坊,其中8件青铜方鼎就是此阶段青铜礼器的典型代表。晚商都城殷墟内截至目前发现多处铸铜作坊,司母戊方鼎更是体现出青铜时代的高峰。西周时期,在周原、洛邑也都发现有铸铜作坊,以宝鸡地区为首出土的大量西周青铜器更说明铸造技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公元前2100年前后,青铜铸造技术传播至中原腹地,开启了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的中国青铜时代,许多学者也认为这就是夏王朝时期。与之前的技术不同,二里头文化时期鼎、爵、盉、斝等青铜礼器,以及二里头遗址铸铜作坊内的陶范等铸铜遗物清楚表明,中国青铜时代独具特色的块范法铸铜技术已经被娴熟运用,并持续一千余年,成就了青铜文明的辉煌。许多学者研究认为,青铜技术之所以传至中原后发生质变,与龙山时代为代表的中华先民们掌握了高超的制陶技术不无关系,正是对陶土的精准把控从而为陶范制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古人事死如事生,墓葬中经常随葬墓主生前的各种物品,这就成为研究古代社会重要物证。截至目前,殷墟发掘的墓葬不少于万座,出土了大量的随葬品。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1976年发掘的、被认为是商王武丁的王后妇好的墓葬,出土了1928件随葬品,其中青铜器475件、玉器775件,王后的等级、地位及生前生活情景可见一斑。有学者甚至依据墓葬中随葬青铜觚、爵的多少来研究墓主人生前的社会等级,不无道理!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6095.com2011年4期目录及摘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