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风俗习惯 > [央视访谈]6095.com民族国家的日历:传统与现代交

[央视访谈]6095.com民族国家的日历:传统与现代交

2019-12-01 10:33

  新华社北京2月14日电 经济的快速发展和通讯手段的进步让中国与世界逐渐融为一体。但民俗学家认为,中国的春节等民族传统节日无论在国家时间制度中,还是在广大民众的心里,都占据着特别显赫,甚至是中心的地位。

  央视→今日关注→首播:2月15日 CCTV-4

  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刘魁立14日在北京举行的民族国家的日历:传统节日与法定假日国际研讨会作出上述表示。刘魁立表示,民族节日体系和国家时间制度对每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发挥着极为重要的影响。

  国内外民俗学大师齐聚北京,感受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探讨传统节日与法定假日的关系,我们究竟应以什么样的方式保留传统文化,现代民族国家的假日又该怎样设置?

  节日是休闲,但比休闲更重要。刘魁立认为:节日是历史和文化传统的积淀和再现;节日是民族性格、民族文化的集中展示;节日是社会群体和谐团结的黏合剂;节日是文化认同、民族认同、国家认同的重要标识;节日是提升美好情操和培育丰富情感的熔炉;节日是广大民众展示美好心灵和表现艺术才华的舞台。

  主持人:

  与会的美国民俗学会会长迈克尔琼斯表示,在现代化和全球化日益发展的今天,能够有意识地反思传统节日与法定假日之间的关系,以及各民族传统节日本身所蕴含的文化结构和社会功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影响。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今日关注》。

  来自美国、日本、韩国、俄罗斯、马来西亚、法国等国及国内的近百名民俗专家学者14日还到北京东岳庙体验了北京人的春节庙会。

  中国农历的大年初六,就在中国人沉寂在浓浓的过年气氛时,西方浪漫的情人节也如期而至,这一天,来自美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国以及中国的近百名文化学者齐聚北京东岳庙,而这些国内外的民俗学大师们此次的聚会,除了感受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欣赏有七百多年历史的东岳庙中各种民俗表演外,他们还将就各个国家的民俗节日文化的起源、发展,现代节假日与传统时间制度的关系等主题,进行广泛、深入地探讨。我们先来看一下相关的报道。

  迈进古老的大门,走在挂满了祈福牌的福路上,民俗学家仿佛穿越在中华文明史的时空隧道中,切身感受着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秧歌、面人、杂耍……有700多年历史的东岳庙中呈现的各种民俗表演令中外外民俗学家深深陶醉。

  解说:

  东岳庙春节文化庙会推出的《老北京商业民俗文物展》引起了民俗学家们极大的兴趣。7个展厅、300多件文物展品,以生动形象的方式展现了老北京的商业习俗和生活方式。货郎担子、全聚德的匾额、张一元文记茶叶盒、宝善堂抓药号牌等老北京商业味极浓的展品让见多识广的民俗学家们驻足不前。

  在这次名为民族国家的日历,传统节日与法定假日的国际研讨会上,一些学者认为中国的一些民俗传统节日在广大民众的心里占据着特别显赫的地位,但是这些节日和法定的一些假日相比,却存在着一些不协调之处。

  据悉,此次研讨会将对中国内地(包括少数民族)传统节日做历史性的梳理,还将对全球一些国家地区的节日体系进行研讨,并由此涉及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官方与民间等民俗学、社会学和人类学的话题。(记者 孙晓胜)

  刘魁立(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

责编:郭翠潇  来源:新华社

  在我们的整个假日系统中间,在我们有很多的节假日,虽然放假了,但是它的文化内涵,它的历史根源都不久远,都不丰厚,但是民族传统的节日,非常丰厚的那种历史文化根源,我们没有办法舒展,没有办法表现,就是因为它没有假日。

  解说:

  学者们认为节日是休闲,但比休闲更重要。在现代化和全球化日益发展的今天,能够有意识地反思传统节日与法定假日之间的关系,以及各民族传统节日本身所蕴含的文化结构和社会功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影响。为了充分感受中国传统节日的风采和特色,国内外学者还到北京六大庙会之一的东岳庙体验了北京人的春节庙会。迈进古老的大门,走在挂满了祈福牌的葫芦上,仿佛穿越在中华文明史的时空隧道中,秧歌、面人、杂耍等民俗表演,更是让国内外学者们都深深地陶醉。

  迈克尔.欧文.琼斯(美国民俗学会会长):

  我对中国的春节及其一些活动很惊喜,很美妙,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主持人:

  刚才我们一起了解了这次研讨会的一些情况。

  今天在演播室我们还特别邀请来了刚刚参加了这次国际研讨会的两位专家,首先我来介绍一下,一位是中国民俗学会的理事长刘魁立先生,还有一位是北京大学的社会学系的高丙中教授,您好,欢迎两位到我们的演播室接受采访。

  可以说现在中国人的春节正在过,还没有过完,我们的长假还在进行中。在这个时候来探讨关于民俗的话题,确实是别有一番意味。我们注意到这次研讨会,题目叫民族国家的日历,传统节日与法定假日,我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就有一个疑问,到底民族国家的日历是什么意思?刘会长,您能不能先给我们解释一下?

  刘魁立:

  民族国家的日历,如果明白地说,应该是民族的和国家的日历。

  主持人:

  中间应该加一个和字,民族的和国家的日历。

  刘魁立:

  对于一个民族来说,甚至于更小的,对于任何一个群体来说,都有自己的时间安排,对于一个民族来说,它的时间安排应该算是他的一个日历。对于整个国家来说,因为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对于整个国家的时间安排来说,我们把它叫做国家日历。针对民族的节日体系和针对我们国家的节日和假日体系,我们来进行研讨,所以整个的题目叫做民族、国家的日历,传统节日和法定假日这样的研讨会。

  主持人:

  实际上高教授,这里面突出的是节日和假日之间的关系问题。所以你看我们的主题,题目也叫传统与现代交融,你怎样看待节日和假日的关系?

  高丙中:

  这个题目当时我们确定的时候,是考虑到我们都面对的一个问题,中国现在在官方制定的假日里面,比20年以前长了很多,现在有很多假日。可是大家都觉得假日大家没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事情可做,另外一方面,学者们的研究也看到,在民间老百姓有很多他们认为很重要的时间,有很多他们认为他们有非做不可的事情,这就是节日。可是他们往往遇到一个问题,他们没有假日,他们没有办法做他们认为有意义的文化活动。这样一个矛盾在这里面出现了,学者们就来探讨,怎样在传统的节日跟现代的假日制度之间,怎样能够结合。

  主持人:

  我注意到刘理事长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谈到过民族传统的节日,它有着非常丰厚的文化的根源。但是因为它不是假日,所以它有的时候很难再把它舒展开来,也没有办法把它舒展开来。所以人们现在探讨怎样把民族传统的节日,把它法定化,成为一种假日。关于这方面的一些探讨,我注意到有一位台湾学者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一起来听一下他是怎么说的。

  鹿忆鹿(台湾东吴大学教授):

  我想大概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积极意义)的,因为(这样)过传统的节日,时间上会比较充裕,有些习俗,有些活动,我觉得大家还是会比较重视的,因为现在台湾的情况也差不多,一般的年轻人已经对传统节日不太重视了,因为受西方的影响,大家只是放假,吃吃东西,玩啊。所以我觉得如果(把传统节日定为法定假日)的情况,肯定还是对传统的节日有比较积极、正面的意义存在。因为传统节日对民俗的延续啊,或者是历史源流的保存啊、维护啊,我觉得还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

  刚才这位教授谈到的很重要的观点,她认为把传统的节日假日化是应该的,应该也是有效的,她这么认为。我也注意到这次的国际研讨会上,大家谈的最多的一个主题就是是否可以把民族传统节日把它假日化。两位专家,你们的意见是什么?

  刘魁立:

  如果把这个问题稍微再引申一下,它不仅仅是放假不放假的问题,节日的整个体系实际上是涉及到我们如何舒展咱们自己的民族性格的问题,说的再大一点,是整个一个叫做国家身份问题,或者叫做民族身份问题。如果要是在这样比较大的前提下来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就要把我们自己的传统如何延续下来,如何发展下去,这就变成了一个对于我们民族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了。因为在整个的节假日过程当中,实际上民族性格能够在这里得到比较好的体现。如果把我们的传统,把我们非常优秀的民俗的传统延续下来的话,我想可能要在我们的假日体系里面应该有它的位置。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许多有非常深厚文化内涵的节假日就会替我们做我们认定或者是认定自己的民族身份,或者是体现我们自己的民族认同情感的那样一些事情。

  主持人:

  实际上这个话题在去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讨论了。我们注意到人民大学的校长冀保成先生也谈过,应该把端午节、中秋节等等,包括中秋节、清明节他认为都应该定为法定的假日。实际上这里面探讨一个很重要的,是一个时间制度的安排。但是国家已经有一些安排了,原来只能休息一天一周,现在能休息两天了,假日应该很多了。如果再把原来民俗的传统的节日定为假日,从国家政府的角度来考虑,是不是时间安排上也会有一些难处呢?

  高丙中:

  实际上这里不是时间够不够的问题,比如说在传统社会,节日就是假日。

  主持人:

  一过节就可以不工作。

  高丙中:

  过节就有时间。到那个时候跟农业社会是比较配合的,那样一个节奏可能跟现代社会是一个节奏,可能有不合的地方,这个不合应该说客观存在,可是现在一来再设立假日的话,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原来的节日体系,完全是弄了一套新的假日制度,现在开始做这个工作,历届政府有时比较激进,有时比较缓和,但是基本上的思路都是跟着现代国家的重要活动,设立纪念日,有的纪念日就变成了假日,有的纪念日只是在报纸,并没有成为假日。可是后来随着生产效率的提高,劳动力,可就业人口的增加,国家不需要每一个劳动者都那样充分地去,不要那么多的工作时间,这样假日就慢慢地增加。增加之后,反过来到今天,大家觉得假日没有什么意思的时候,发现那么有意思的日子,没有病,这么多假日,我们没有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出来的时候,我们再看我们这个过程过来的历程,就觉得我们有处理不当的地方,我们现在是要讨论怎样调整这个不合理的东西。

  主持人:

  您的意思就是说把一些传统的节日改为假日,您觉得从时间安排上来说,不算多。

  高丙中:

  应该是可以的。并不一定说在一年的假日里增加新的假日,而是说把原来的假日的时间,调到传统的节日期间,冀校长专门提了一点,把除夕演变为假日,这一点也是提的很精细的。大年三十本来的意思就是应该休假的,可是大年三十还要他去工作、上班,该动脑子的,他的脑子不在那个地方,该动体力的,效率也不高。在观念里面这就是一个休息的日子,就是人跟人聚在一起,做一些没有实际功效,但是有意义的事情,这个安排跟谁过不去呢?

  主持人:

  关于这个问题,在这次的研讨会上大家有没有达成共识?

  刘魁立: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央视访谈]6095.com民族国家的日历:传统与现代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