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风俗习惯 > 沉痛悼念李又兰同志

沉痛悼念李又兰同志

2019-12-01 10:33

(一)沉痛悼念李又兰同志

大家都知道,许世友以武功著称,一生练武不辍,只要听说谁武功好,就会去找他切磋,有一次,他就找上了一个人,谁?国防部长耿飚。

李又兰阿姨走了!去陪伴她一生风风雨雨中最亲密的张爱萍将军了!九年了,自从张老离开我们,我除了和李阿姨通过几次电话,始终没有勇气去看望她,就连和李阿姨打电话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怕去白米北巷的那个四合院,那里曾经是我人生努力奋斗所有力量的源泉;那里有我去一路拼搏的智慧和勇气;那里是我的圣地:只要我从那个四合院出来,无论什么困难,无论多少艰难和险阻都化得无影无踪!我希望那个简朴的院子里我的偶像、我一生最敬重和敬爱的张老将军和李阿姨永远在我的记忆中永存!我很无奈、很痛苦的回避着对已经不完整的院子的回忆,甚至没有勇气再迈进那个我常常向往的大门!我知道我早晚也会去天堂,我曾给李阿姨承诺过:我去见张老时,我一定不会脸红!李阿姨走了,伤痛之中我突然为他们在天堂里的团圆而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似乎又回到了白米北巷的那个四合院,看到他们在晚年的生活里还在为国家、为民族的兴旺和发展操心,看到李阿姨正指着我给张老说:放心吧,小沈不会让我们失望的!(2012年2月6日)

当然,国防部长是耿飚在建国后的职务,许世友找他的时候,还是在红军时期,正担任红1军团第1师参谋长。

图片 1

那天,许世友去找耿飚,要当众比武,耿飚也是个耿直boy,直接说:“不用比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二)怀念张老夫妇

许世友当然不同意,缠着他非要比试。那么,比了没有呢?没有,好像是当时上面通知紧急开会,把这事儿给耽搁了。

元宵团圆的节日烟花映红天际,震耳欲聋的鞭炮响彻夜空,仿佛是在为天堂的张老将军和李阿姨的团圆感动!在天堂看看我们吧,虽然心中大悲,但是将军的豪情、豪气依然流畅在我们的血液中!我想念你们,祝愿你们在天堂重叙一生的情意,找回人间还没有享尽幸福!你们永远不会离开敬爱你们的亲人!(2012年2月6日)

图片 2

(三)写给天堂亲人们的信

耿飚为什么敢说许世友不是他的对手?当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许世友虽然号称出身少林,但实际上并非正式的少林弟子,而是去打杂的,当然,许世友天赋异禀,就像少林寺火工头陀一样,照样练就了一身惊人的武功。

亲爱的张老将军、亲爱的李阿姨:

再看耿飚,他的父亲可是当时非常有名望的武林豪杰,还曾被慈禧召进宫,担任大内保镖,并被皇上赏赐了一对虎头双钩,人称“双钩大侠”。耿飚从小跟着父亲闯荡江湖,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小小年纪就成了远近闻名的武林高手。

你们都好吗?知道人间有多少你们的亲人和朋友在想念你们、在为你们祝福!我知道虽然我们离得太遥远,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但是你们一定会感受到我们心灵的呼唤和倾诉!我只想告诉你们:我从来都没有忘记30年前你们给我的信里的那句话“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所以整整30年,我从没有放弃,从没有妥协,从没有犹豫!30年来那根发条始终上紧了弦,我从中学到了做人、做事应该有的品质,我做到了坚持三十多年做一件事!我期盼着我们重逢的时候向你们汇报,但是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必须要坚持把这件事做到更完美、更能让你们满意!这样,我来见你们的时候就没有遗憾,不会脸红!相信我,我会更坚强,我会更坚持!(2012年2月7日)

因此,耿飚是有底气跟许世友说那样的话的。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 沈澈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开始后,耿飚被任命为前卫团团长。很快,一个史无前例的硬仗就来了。

李又兰,张爱萍将军夫人。2012年2月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图片 3

193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1月底,蒋介石在湘江布下重兵,对红军展开大规模围剿,耿飚率领的前卫团,就是第一股突击力量。

抗日战争期间,历任新四军军部速记班班长、新四军政治部巡视员、华中局党校组织干事、新四军三师政治部组织股长、四师抗大四分校组织干事与师部秘书等职。

在这种肉搏战中,耿飚从小练就的武功就派上了用场,手握一把大刀,在敌军中疯狂砍杀,不知道换了多少把刀,最后全身都是敌军的血浆,血腥味呛得他不断地干呕。

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中局秘书、华东海军司令部秘书。

这场湘江血战,是中央红军在长征中最惨烈、最关键的一仗,光是耿飚的一个团,就阻击了国民党军的15个团,红军最后能成功突围,耿飚的前卫团居功至伟。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华东军区司令部秘书、艺师预科部主任、党组副书记、民航总局政治部组织科长等职。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迫害。1975年任国防科委办公室副主任,1985年任军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离休时为副军级。

耿飚还有一个事很值得一说,打四平时,耿飚奉命去跟陈明仁谈判,陈明仁那个时候还很嚣张,说,我相信,国民党军一定能在三年内消灭解放军!

张爱萍将军夫人李又兰辞世,怀念之情刻骨铭心

耿飚也来了脾气,回敬说,那我们打个赌,我相信三年内我军一定能消灭国民党军,等三年后你再来找我吧。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副会长 李开杰

果然,三年之后,解放军横扫全国,陈明仁也顺势起义,成了我军开国上将。后来,陈明仁见到耿飚时,问他为什么说解放军必胜。耿飚只说了四个字:得道多助。XLW

6月5日中午,我将李又兰阿姨辞世的消息用短信发给了沈澈会长,我知道和相信这一噩耗一定会给他带来精神上的沉重打击。不久,一个急促的电话打了过来,我知道是他,接听电话却没有一点声音。过了好一会,听筒里传来沈澈会长低弱而哭泣的声音,这声音似乎从天外传来,开杰.......我刚从外地回来,......李阿姨她怎么就........走了哇........!这个刚烈汉子的失声痛哭再次把我的眼泪捅了出来...........

俞正声在十八大召开的时候谈到了反腐败,说了这样一段话:“我怎么管好呢?我夫人已经退了,裸退,就是吴仪同志说叫“裸退”,裸退就是没有任何职务,没有任何的兼职,也没有任何的,所以好像我也不大用管她”。

会长痛心疾首,我又何不如此呢? 为此,为寄托哀思,再发我的一篇短文————“生死之吻”。

在这里他提到了自己的夫人,很多人都不知道俞正声的夫人是谁。俞正声的夫人叫做张志凯,很多人对这个人的名字很陌生,但是他的父亲很多人都不陌生,张志凯的父亲是开国著名上将张爱萍。也就是说俞正声是张爱萍女婿。

生 死 之 吻 —— 李又兰夫人送别张爱萍将军漫记 李开杰

图片 4

图片 5

俞正声的家庭背景也非常显赫,他的父亲俞启威是我国的开国元勋,场地从事地下工作和敌后抗战工作,是天津市的第一任市长。后期担任过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等职务,但是去世时间很早,在1958年就去世了,当时只有46岁。

2003年7月12日上午,张爱萍将军遗体送别仪式将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隆重举行。我们一行专程来京送别将军的八名代表,在市委副书记陈思华的带领下,于10日提前到达了北京。经张爱萍将军治丧委员会同意,充许我携带摄影器材,现场拍摄爱萍将军的遗体整容、起灵、送别仪式及遗体火化的全过程。消息传来,我实在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将军慈祥的面容不时出现在我的眼前,将军一口不改的乡音以及诙谐、乐观的话语不时响彻在我的耳边。 我与将军并不陌生。1987年9月,将军重返阔别了58年的故土,先后到达州市的万源、白沙、宣汉、达县、通川区等县、市(区)视察,我有幸作为摄影采访人员,与将军和夫人李又兰,儿子张品等共同度过了九天难忘的时光。10多年来,我因摄影而与将军交往,多次到北京位于什刹海白米斜街白米白巷的将军寓所拜访将军,恳请将军为摄影协会题名,为我的个人摄影作品展览题写展名,为我的摄影作品集题写书名.后来,为索要将军的墨宝,收集将军摄影、书法作品,筹备将军个人书法与摄影作品展览等等更是常向将军当面讨教。去的时间多了,与将军和夫人李又兰以及将军的几位秘书就愈熟悉了。将军每次看见我,都从不叫我的名字,他和夫人都亲切地称我“家乡的摄影家”。 记得最后一次拜会将军是在2001年的9月。我和妻子带着当年八月在四川美术馆成功举办“张爱萍将军摄影与书法作品展览”的录像资料、图片资料、观众留言簿等专程来向将军汇报的。在成都举办的展览十分成功,四川省党、政、军领导都出席了展览开幕仪式,原省委书记周永康等出现并观看了展览。这次拜见张老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从下午四点直到晚上九点,将军的心情也特别好,晚饭时还饮了一杯啤酒。将军知道我不吃大肉,就派专人去大街买回“比萨饼”待客。饭后,将军仍妙语连珠,从家乡的黄桷树谈到战争年代及文革期间的几次负伤的情景,并让我和妻子看了他的伤口……临别,夫人李又兰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将军,将我们送至大门,并向我们频频挥手......想不到,这如在昨日的一别竟成为与将军的永诀!想着明天我又要见到敬爱的将军了——将军的遗体,我心中仍充满了激动,也充满了酸楚! 12日凌晨5时,我草草地起床打点,未到六时,我就驱车来到将军什刹海白米白巷的寓居。将军7月5日仙逝以来,数百个用鲜花扎成的花环、花篮与花圈,有序地放满了故居的前院、客厅、走廊和花园。排着长队的悼念人群来自中央党政机关各部门,解放军四总部,驻京部队各大单位和武警部队以及国防科委有关单位。既有在职的将军,也有离退休老干部,还有将军的好友,部属和北京的近邻。昔日的寓居已成花篮的海洋,敝开的大门涌动着人的长流。每天,从低沉的哀乐声中还不时传来阵阵哭泣之声;一首首挽诗倾吐着各界群众对将军的哀思,一幅幅挽联饱含着人民的深情。将军寓所的客厅已改成了灵堂。在这里,将军自赋闲以来,每日下午三时过后都在这里接待友人来访,也在这里,将军曾多次仔细听我摆起家乡的“龙门阵”,每次将军还要问起家乡变化的一些细节。从老南门河坝的煤油灯到灯火阑珊的滨河路,从罗江镇奔涌的罐子滩到渡市围河的“金盘子”,他老人家总是把家乡的变化问不完。一次,将军一脸凝重:“你老实告诉我,家乡群众的生活好么?农民还穿补巴衣服么?"当我回答群众的生活都比以前好,补巴衣服也不穿了时,将军高兴地说:"87年那次 我回去,还看见不少人穿补巴衣服,这些年变化大……”。 6点30分,我随将军的秘书,《张爱萍传》的作家贺茂之少将及将军的另两位秘书以及工作人员十多人,分乘几辆汽车直奔解放军301医院——将军的遗体将从这里整容后起灵到八宝山革命公墓。凌晨的北京显得异常的安静。我们一行人来到301医院后,直接来到存放将军遗体的太平间。宁静的太平间宽敞明亮,“沉痛悼念张爱萍同志”的黑底白字的横幅丝缦挂在将军遗体的上方。将军开怀微笑、手拄拐杖的遗像被盛开的白色鲜花簇拥着安放在遗体的上前方。将军熟悉的面容再次触动着我的心灵,将军啊!您熟悉的“家乡摄影家”又来看望您了!这次是代表家乡630万人民前来的! 将军的孙子牛牛和女儿艾子等已比我们早到,整容师开始为将军的遗体整容,各种整容的工具排放有序,一切都静溢无声。7时许,将军夫人李又兰与长子张翔,三子张品等默默走来。李又兰亲笔书写的挽联飘逸在白黄相间的鲜花扎成的花环上:“英灵遨游太空,真情永驻心间”。落款为“爱萍远行,又兰携儿、女、孙笔叩辞”。看上去李又兰比以前消瘦了许多,但八十多岁的高龄仍步履坚定。李又兰在孙子牛牛和儿媳的挽扶下,缓缓地来到将军的遗体前,静静地拧立着,仔细地端详着将军的遗容……那种生离死别的痛楚,那种深情隽永的无言,那种沉浸在几十年风风雨雨,生死与共,相濡以沫的人间真爱,使我再次情不自抑,思如潮涌……。 张爱萍将军与李又兰相识于1942年,当时,将军时任新四军三师副师长,李又兰在新四军军部当巡视员。1942年1月,中共华中局召开党委扩大会,张爱萍将军出席会议,李又兰在场负责会议记录。张爱萍严正英武的军人形象以及他不用讲稿却滔滔不绝,阐述问题主题鲜明,广征博引,语言生动,谈吐灰谐有趣以及时而展示出文滔武略及儒将之风使李又兰爱慕相加;李又兰端庄文雅,上台能演、挥笔能写,集会能讲以及惊人的速记能力和秀美的字体也正是将军心仪的理想伴侣。再加之李又兰在上海念过书,将军在上海做过党的地下工作,不少感概又出奇的一致,可谓知音难觅。将军曾说:又兰生性清高,爱兰嘛,“幽兰长僻谷,阵阵芳香溢”一兰不足,还又兰,可见爱兰之深。她爱兰,我更爱兰!李又兰也曾说:将军性真尚武、青萍、莫邪,干将乃罕世之宝剑。爱萍即爱剑:“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兴趣见志气,可见雄心之大!张将军与李又兰的爱情经受了战争的洗礼。1942年8月8日,经新四军代军长陈毅的批准,这对革命情侣终成眷属。李又兰一脸凝重,一脸深情,她无言地望着将军的遗容,缓步围绕着将军的覆盖党旗的遗体,时而动手整理将军的衣着,时而握着将军的手久久不放…… 严酷的战争年代,军人情侣的相聚极为短暂。在粉碎日伪军数万余人对解放区的疯狂扫荡中,张爱萍又兼任了八旅旅长、政委,盐阜军分区司令员、政委和地委书记。为使将军心无牵挂地带兵打仗,已身怀六甲的李又兰在组织的安排下只身经过敌伪区,水陆兼程,转移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宁波,与母亲隐居乡下。在生死难卜的离别时刻,李又兰化名“李玉化”,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意来体现自已对爱人的忠贞。战场上的张爱萍对李又兰更是一往情深,将军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扉页上写道:“如果我在战场上牺牲,请通知我的爱妻李又兰……”,下面是李又兰娘家详细的地址。直到1944年秋,已升任新四军四师师长的张爱萍仍与李又兰天各一方。 张将军在战场头部受伤,组织决定送其到后方医院治疗,从苏北到胶东,从烟台到大连,李又兰寸步不离。途中高山大河,碉堡林立,虎狼当道,李又兰夜行晓宿,经常彻夜不眠地守候在将军的担架旁……事隔50多年后的2001年9月,将军在北京的住宅里向我谈起他脑部受伤以及治愈的往事时仍充满对夫人的感激,并让我亲手抚摸他头部的伤口——当时我惊呆了,将军后脑勺的伤口处分明少了一块骨头! 李又兰慢慢放下将军的手,盖好镰刀与斧头的党旗,再次走到将军的头前,轻轻梳理着将军稀疏的白发。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之初,将军被关进了监狱。李又兰连同孩子被驱逐出了家门,赶进了一座四壁透风的破房子里。专案组要李又兰揭发问题,李又兰义正辞严:“我对他最了解,没有任何问题可揭发。”有人要她与将军“划清界线”,李又兰淡淡一笑:“人都被你们弄走了,还有什么划清不划清的?不管怎样,我不会同他离婚!”爱萍将军被抓走时只穿了件单衣,时值寒冬,李又兰心急如焚。战争年代负伤的身体怎敌严寒侵袭!她连续几夜飞针走线缝好棉袄,几经辗转送到了狱中。铁窗内的张爱萍抚衣思亲,感概万端: 独处得寒衣, 老泪频滴; 亲人晰晰在眼里, 千针万线补心底, 唯有知已! 抱病度难期, 岁月艰巨, 更兼苦苦育儿女, 骨肉安危无消息, 何时解迷!…… 四年后的8月8日,是将军与李又兰结婚28周年的纪念日。李又兰百倍思念已被抓走四年多的爱人,提笔写道: 二十八年相依梦, 几度悲欢, 多少辛酸, 往事回首痛难言。 人生何俱艰与险, 赤心相牵。 有难同担, 苍天怜我共余年。 整齐的步履打断了我的思绪。7点30分,解放军三军仪仗队的战士整齐地步入太平间,静候在将军的遗体前,他们将负责起灵并护送将军的遗体前往八宝山。此时的李又兰思绪万千,她望着将军的遗容泪如泉涌,直挺的身躯微微发颤,她慢慢地走上前去,轻轻地俯下身躯,亲吻着将军......随着照相机强烈的闪光与凝重的快门声,一场跨越世纪的爱情,惊天地、泣鬼神的生死之吻,被永远定格在瞬间,定格在世人的心目中。

而俞正声的母亲叫做范瑾,曾经做过北京市副市长的职务。这一家可谓门庭显赫,但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的俞正声却为人和善不张扬,我们现在开俞正声出席各种场所的时候都是非常低调的,这和他的家教有关系。

图片 6

由于家世显赫,俞正声的父母怕他因为家室不努力上进,所以一直让他在普通学校读书,并没有去更好的学校。俞正声在学校中一直努力学习,最终成功考入大学,出来后成为一名技术员,他是从基层技术员一步一步成长为国家领导人的,而张爱萍女婿也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便利。

张爱萍李又兰甘苦与共61年

张爱萍是我国著名的将军,他一生戎马,不管是在前半生的战争时期,还是在后半生的祖国建设时期,都离不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张爱萍的妻子李又兰。张爱萍李又兰甘苦与共61年成为佳话。

李又兰是著名爱国实业家李善祥次女,李善祥曾参加辛亥革命,后来锦州经营垦务,创办生生果园及耕余学院,被誉为"中国苹果之父"。

张爱萍和李又兰相识的时候是在李又兰还是学生的时候,这些进步学生想见周恩来,但是值班参谋不让,这个参谋就是张爱萍。这件事情直到他们后来相熟以后才知道,那个时候两个人都在新四军工作。

在新四军时期,李又兰先和项英结婚,但是项英在不久的皖南事变中牺牲,后来和张爱萍相识,开始了张爱萍李又兰甘苦与共61年的生活。张爱萍对于李又兰是非常关心的,在两个人相处一段时间后经过陈毅元帅的允许,两个人才结婚。

图片 7

结婚后不久张爱萍外出作战,李又兰回到家中生了孩子后回到解放区,一直到1944年两人才再次相见。但是不久张爱萍受伤,也是李又兰历经千辛万苦才将丈夫送到医院疗伤的。这个时候两个人才有了自己的一点时间相处。

建国以后两个人的生活很好,但是再次遭到冲击,张爱萍被抓进监狱。这个时候有人让李又兰和张爱萍离婚,但是李又兰坚决不同意,还千方百计的为张爱萍奔走,一直到张爱萍被放出来。

张爱萍被放出来后李又兰也被调到他身边工作,直到这个时候两个人才真正的到了一起,张爱萍李又兰甘苦与共的61年,还有许多感人肺腑的故事。

张爱萍子女

张爱萍是我国著名的将领,也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的一生都在为我国奉献,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那么张爱萍子女的情况怎么样呢?

张爱萍的妻子是李又兰,两个人是在张爱萍任新四军旅长的时候认识并结婚的,两个人的孩子比较多有四个,两男两女。张爱萍的子女分别是儿子张翔、张胜,女儿张小艾和张志凯。

张翔也是我国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军事家,他曾经担任过国务院原副总理,也是原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张翔是张爱萍将军的长子,在其年幼的时候并没有见过父亲,因为父亲长期在外作战,直到6岁的时候才见到第一面。

张翔长大以后因为学习成绩优异,所以进入军队做技术,成为第二炮兵的一员,最终成为二炮装备技术部副部长、副司令员。同时在2001年7月的时候被晋升为中将军衔。

图片 8

张胜是张爱萍将军的次子,在1964年的时候入伍参军,曾经担任过总参谋部作战部战役局局长,他的学习成绩也非常优秀,现在已经退役。在退役后曾经整理了张爱萍将军的生平,形成了《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一书。

而对于张爱萍子女中的大女儿张小艾介绍资料很少,也很少被提及;而小女儿张志凯人们知道的也不多,但是张志凯的丈夫我们都非常熟悉,他就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张志凯现在已经退休。

张爱萍故居

张爱萍将军是我国著名的战将,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中,在上中学以后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而参加革命。在参加革命以后,张爱萍将军组织过起义,并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

在新中国成立后,张爱萍将军奉命组建了第一支中国海军部队,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就让海军部队具有了战斗力。张爱萍将军在改革开放后曾经兼任过国防部长,做过国务院副总理等职位。

现在张爱萍将军已经去世,但是张爱萍故居已经建立起来,就在现在的罗江镇高石村,整个故居是一个高大古朴的三合大院,全是古式木屋结构建筑。整体看来,张爱萍故居显得十分高雅静寂。

进入故居院内,就会看见两棵桂花树康德十分茂盛,郁郁葱葱,景色迷人。步入正堂会看到“达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几个字,这是钱国防部长迟浩田的亲笔题字。正堂屋内摆放十分简单,两把旧式木椅摆放在两个。张爱萍将军的卧室也分布在左右,里面只有一张旧式古朴的木床。

张爱萍将军一生节俭,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对找到人的讲要节俭,他自己也身体力行。从张爱萍故居中我们也不难发现,这里也体现出了张爱萍将军节俭的作风。张爱萍故居是当地一个比较有名的地方,也有很多人来这里参观,瞻仰这位建国上将的风采。XLW

1936年2月下旬,骑兵团在靖边张家畔全歼盐寨子民团。在张爱萍率领下,部队转至安边配合蒙汉支队作战。不久,奉命返回瓦窑堡。途经安定县青阳岔的北道川时,遭敌伏击,战马损失三分之一。

图片 9

1935年10月,在经历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后,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终于可以歇息一下了。中央红军进行了改编,以刘志丹的陕北骑兵为基础,组建了第一支在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下的骑兵部队,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一团,父亲被任命为团长兼政治委员。这是一支装备精良的铁甲骑兵,相当于现在的机械化部队。可以想像,在当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组建这样一支部队,中央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对他的人选,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父亲说,他明白这里的分量,“每一个战士,每一匹战马,都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但就是这样一支中央寄以厚望、倾注了他全部心血的骑兵队伍,在父亲出任后的几个月,却在一次战斗中意外地遭到了失利。

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教训。

2004年,在纪念父亲去世一周年的座谈会上,原兰州军区政委李宣化谈起了与骑兵团有关的一件往事。他说:

“那年我去看望爱萍同志,说起到摩托化步兵第八师检查工作,这个师的前身就是当年爱萍首长指挥过的军委骑兵团。当我谈起要求部队继承发扬战争年代的光荣传统时,爱萍同志问,部队知道他当年在陕北青阳岔打败仗的事吗?他告诉我说,讲战史,一定不要回避错误和失败,不管是对谁,都要实事求是。他要求我,告诉部队,一定要把他打了败仗的这件事写在战史上,以警示后人。”

1936年2月,陕北青阳岔,老爷子的“麦城”。

我是为了写这本书专程去那里的。从陕蒙交界的毛乌素沙漠的南端,沿长城故道向东行驶,看到的只有残壁的城墙,它们和破碎的沟壑、断裂的山脊、绵亘的黄沙,纵横交错,浑然一体。

图片 10

据说,当年构筑城墙的土是用米汤和羊血搅拌煮成的。史料记载“若锥过寸,则杀工匠”。就是说,城墙筑好后,用铁钉检测,如钉进一寸,工匠就要人头落地了。以此酷刑来保证筑出来的城墙“硬可砺斧”。但世上哪有能逃得过时间打磨的东西呢?当年辉煌一时的巨大工程,终于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血腥的传说和干燥劲厉的风沙更增添了周围的原始与荒凉。父亲说的“以警示后人”的战斗,就发生在这里。

为配合红军主力东征,父亲率骑兵团一举荡平了盘踞在北部三边地区的马匪武装。仗打的艰苦,但还顺利,全歼了靖边之敌,只是在消灭被当地人称作是“泼跛子”这股骑匪时,副团长霍海元牺牲。部队随即奔赴安边,与蒙汉支队联合作战,现在还留下一首父亲当年在马背上写的诗:“百里扬鞭奏凯归”,兴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可能就是这个“奏凯归”吧,在回师途中被游匪打了个埋伏。

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八师师史》记载:“1936年2月下旬,骑兵团在靖边张家畔全歼盐寨子民团。……后在张爱萍率领下,部队转至安边配合蒙汉支队作战。不久,奉命返回瓦窑堡。途经安定县青阳岔的北道川时,遭敌伏击,战马损失三分之一。”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沉痛悼念李又兰同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