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风俗习惯 > [朱以青]传统技艺的生产保护与生活传承

[朱以青]传统技艺的生产保护与生活传承

2019-11-24 14:55

6095.com,  新华网北京6月11日电(记者 周玮)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经济价值,但与其他价值相比,经济价值已显微不足道。因此,经济价值永远不会,也不应该成为遴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基本尺度。对一些地方以经济价值即盈利多少作为申报评审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要尺度的做法,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苑利提出了批评。

[摘 要] 传统技艺是在漫长的生产过程中形成的传统生产技术。在急剧变化的社会环境下,面对传统技艺日渐减少的状况,中国在近年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提出了生产性保护方式。生产性保护主要是针对手工技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言的。这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最大特点是拥有具体的生产内容,贴近民众生活,是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形成的。因此,对其保护的最好方式就是在生产中保持其核心技艺和核心价值,并与民众生活紧密相连,使之在生活中持久传承。

  和苑利一样,不少专家学者对一些非遗项目过度商业化的现象提出批评。


  文化部非遗司司长马盛德说,生产性方式保护着眼点在保护,强调生产过程,关注体现非遗核心技艺和文化内涵的环节,在开展生产性方式保护过程中,一定要坚守住非遗项目手工制作方式和手工技艺这一底线。

  传统技艺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离不开当代社会民众生产生活的现实需要。事实上,生产性在非遗保护类别中,特别是传统技艺类遗产保护中大都存在,但市场的需求是起决定作用的。没有需求、没有消费,就没有市场,生产就是徒劳的。生产与消费是紧密相连的,消费是生产的内因。 无论是大众消费的非遗项目,如年画、剪纸、风筝、玩具、编织、绢花等,还是富豪、收藏家或贵族消费的高端产品,如雕漆、云锦、玉雕、木雕、木作、花丝镶嵌等,无不通过市场而实现其价值。因此,非遗的生产性保护应根据民众的消费需求来决定,并根据市场的需求来作适当的调整。

  近年来,生产性保护以其活水养鱼的方式对保护具有生产性质特点的非遗项目有积极推动作用。但一些地区断章取义简单地将生产性开发等同于商品开发,一味追求经济效益,制作数量规模化、生产方式工业化、手工技艺科技化。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祁庆富疾呼:生产性保护的前提是保护,不是生产!一旦手工技艺的核心技艺完全被工业化,那么也就不成称其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意见》重点强调,通过开发非遗产品使之产生经济价值,进而促进文化价值的接续,实现在保护中传承,在传承中发展。生产性保护的概念是2006年王文章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论》一书中首次提出;2008年,中国艺术研究院举办国际唐卡艺术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青海论坛,重点探讨非遗生产性方式保护问题;2009年9月第三届苏州论坛作为非遗保护的一次专题座谈会成功举行;2010年,在留住手工技艺现代化进程中传统工艺美术保护论坛开幕式上,王文章特别提出生产性保护是与抢救性保护、整体性保护并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三种保护方式之一。2012年第三届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生产性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顺利举行。2013年9月,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十一届学术年会非遗生产性保护研究专场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在各种会议举办的同时,生产性保护的理念得到越来越多专家学者的关注,成为学界讨论的热点。张志勇总结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们的观点,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特点是活态性,它与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息息相关,所以必须将之引入生产领域,进行活态的保护。实质上,非遗生产性保护即是立足于非遗活态流变性,为实现非遗的活态传承而开展的一种有益探索,其主要任务是建立起一套非遗保护和经济社会发展良性互动的有效机制,最终目的是通过生产实践,实现非遗的传承与振兴。因此,陈勤建指出,传统技艺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活态性和生产性,最好的保护方式就是让它在民众生活中重新获得需求土壤,从而取得新的活力。胡惠林、王媛更是提出了从生产性保护到生活性保护的理念。

  比如令一些专家痛心的唐卡的遭遇: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名录的唐卡,其制作过程非常讲究用料、画工以及艺人的基本功。它以珍贵的天然矿物质作为原料,制作一幅精美的唐卡需要一年左右。但近年来,随着藏族艺术文化热兴起,机器印刷批量生产的印刷品唐卡充斥市场,廉价、工艺粗糙的速成品令古老而精湛的藏族绘画艺术濒于失传。

  但是,非遗生产性保护在现实中也遇到一些问题,这就是当下一些企业借生产性保护之名进行过度产业化、市场化运作,违背了非遗生产性保护的初衷,对传统技艺造成了严重破坏。如作为中国古老虎图腾崇拜的布老虎,至今在山东地区广泛存在,胶州地区自古就有送小孩布老虎的习俗,姥姥在小孩满月时送孩子布老虎,意在驱鬼辟邪,有期盼孩子健壮的寓意。莒县有结婚时送对虎希望新人百年好合的意义。过去,布老虎都靠手工制作,有特定的对象和特定的寓意,但现在除临沂地区个别老年妇女仍在坚持手工制作外,其他地区基本上是通过开办工作坊进行布老虎的批量生产。在潍坊,布老虎的文化遗存不是很多,但经营者瞄准旅游市场,立足营销,进行统一裁制,用缝纫机进行批量生产。一个熟练人手一天能生产20多只布老虎。在市场运作下,经过机器批量复制,销售量大增。但此时的布老虎已不是民间流传的信仰物小孩守护神了,只是一种现代工艺品,它所具有的文化符号意义已经荡然无存。鲁南云肩也存在同样的问题。鲁南云肩是我国云肩技艺的重要代表之一。作为婚俗活动的重要文化载体,云肩体现了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期冀。如四方云肩代表事事顺心、事事如意;八方云肩则含有八方吉祥美好的祝愿等。至今临沂沂南县仍有年龄较大的女性从母亲那里学来手艺在农闲时从事云肩制作。但是,在现代市场经济的冲击之下,原本蕴含民俗情感和艺术表达的技艺现在转化成为商业工具,过去耗时两三年才能完成的云肩制作现在从最初的制作阙子到最后的串珠、绱领都是由不同的人进行流水线生产,为商业订单进行加工,以旅游商品的形式批发至全国各地销售,从中牟取经济利益,使传统技术丧失了情感追求和文化意蕴。藏族的唐卡也是如此,手工生产技艺被机器生产所替代,它们所承载的文化意义消失。目前市场上有很多印刷品唐卡,打着非遗的旗号批量生产挤占了市场。与手工制作相比,机器生产更容易提高效益,但是,商家显然挣的不是印刷画片的钱,而是把唐卡作为文化产品销售。如果不加区分地一概冠以唐卡的名目,这种掠夺性的价值转化方式会迷惑消费者,唐卡艺术品市场就会被动摇。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朱以青]传统技艺的生产保护与生活传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