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风俗习惯 > 武陵山片区非遗传承人发展体制建设浅探【6095

武陵山片区非遗传承人发展体制建设浅探【6095

2019-11-17 12:03

  四是国家依法保护力度强,政府主导的保护政策明显向少数民族倾斜。国家制订的保护政策,从一开始就确定,少数民族的项目是优先的,保证每个民族起码有一个最重要的非遗项目得到充分的保护。

四、武陵山区非遗保护与传承关键在于传承人的保护与培养

  一是少数民族非遗的多样性非常突出,这我在前面已经讲过。同一民族,也可能有着多种支系的不同特色。如同样是蒙古族的歌唱艺术,长调、呼麦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发声。

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无正当理由不履行传承义务,在规定时间内未完成项目任务书要求的传承任务,连续两年无传承活动者或丧失传承能力、无法履行传承义务的,经文化行政部门核实批准后,取消其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资格及其传承人所享受的待遇,并按照评审、认定程序,重新认定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

  二是保护民族传统的传承谱系清晰,传承机制完备,代表性传承人一专多能地传承突出。我们在做田野调查时发现,很多少数民族非遗传承人是多面手,唱民歌的是他,跳舞的是他,讲民间故事的是他,主持祭祀活动的还是他,演奏民族乐器的也是他。

联合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将“保护”一词定义为:“指采取措施,确保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命力,包括这种遗产各个方面的确认、立档、研究、保存、保护、宣传、弘扬、承传”。当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人所面临的困境日益严重。随着经济科技全球化发展,随着我国经济建设和现代化进程加快,大量产生于农耕文明时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发展环境迅速改变,消亡速度不断加剧。在这其中,一个突出现象表现为传承人和传承活动难以为继。由于自然和社会等原因,主要以自然人为载体的传承活动受到巨大挑战,其生存状态日益艰难,传承环境不断萎缩,传承活动日益衰退,如城步傩戏、城步庆鼓堂等非遗活动,就因为电视、游戏、网络等现代文化的冲击,以及年轻人思想的改变而逐渐消失。这一现象近些年来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是非遗的重要承载者和传递者,掌握着非遗的丰富知识和精湛技艺,是非遗活态传承的代表性人物。因此,非遗保护的关键在于传承人的保护和培养。要让非遗传承人有足够的精力、足够的时间、足够的空间从事非遗工作,让非遗项目以鲜活的形势,原滋原味地传承下去。

  首先,现代化急速发展对民族文化生态及非遗活态传承的强势冲击,使许多非遗加速变异。比如,靠近城镇的一些少数民族的传统婚礼仪式,已经出现了某些现代城市婚礼形式,甚至删繁就简失去了许多传统文化内涵和生动有趣的欢庆形式,出现了时髦的现代化交通工具。这里存在着一时难以协调的矛盾向往现代化,但是现代化却毫不留情地破坏了传统文化的内涵和形式。

作者简介:刘学用系湖南省苗学学会会员、城步苗族自治县苗学学会会员,主要以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生态文明、苗族文化等方面为主要研究方向,代表作有《全国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比较研究》、《以苗族文化推动城步创建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县建设》、《白云湖库区及其上游地区环境保护应当引起高度重视》等,其中,《全国苗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比较研究》荣获2015年度湖南省社科院论文评选一等奖。

  三是民族部落或社区族群从自发到自觉的保护主体性强,民族文化生态区域整体保护的优越条件充分,大型非遗活动几乎是全民出动。

武陵山区非遗是数千年来武陵山区人民智慧和经验的结晶,是武陵山区民族传统和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是我们民族的精神植被和灵魂根脉,是武陵山区人民长期以来创造积累的重要的精神财富,它不仅是民族自我认定的历史凭证,也是民族得以延续并满怀信心走向未来的根基,是民族发展的智慧与力量的源泉。因此,我们必须正面非遗保护的艰难,积极主动地采取有效措施,最大限度地搞好非遗的保护工作。

  目前,我国拥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公布的39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其中人类非遗代表作名录31项,急需保护非遗名录7项,最佳保护实践名册1项,数量遥遥领先,暂居世界第一。其中,少数民族非遗项目13项,占总数的1/3,少数民族非遗的代表性十分突出。国家级非遗中的少数民族项目比例已达45%以上,远远高于少数民族在我国总人口中的比例。

城步拥有丰富多彩的非遗宝库。2008年县人民政府组织了全县非遗普查,建立了全县非遗保护档案,设立了分类齐全、较为完整、较为科学合理的非遗代表作名录体系,公布了43项非遗名录。目前,“城步吊龙舞”已成功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遗扩展名录,“城步苗乡油茶”饮食习俗、“城步杨家将文化艺术”列入湖南省级非遗名录,“贺郎歌”、“庆鼓堂”、“打泥脚”、“城步三叶虫茶”、“木叶吹歌”成功申报为市级非遗项目。其它还有大量的虽然没有列入非遗目录却在民间广泛流传的非遗项目,如苗族吊脚楼建造技术、苗族狩猎技术、苗族竹编工艺、苗族草本药米酒酿造技术等等。

  其次,政府的市场经济导向与政府主导的非遗保护方针在实践中产生了矛盾,不合理地开发或过度开发非遗保护项目。非遗保护与开发二者本来是可以协调、不矛盾的。在非遗法里,特别突出强调在保护非遗的基础上合理利用非遗,但是有些地方却经常是不顾非遗保护这个前提和基础。因此,我们经常看到,文化部的文件三令五申要正确对待非遗的市场开发,但有些地方总是强调市场经济占主导,把非遗保护纳入到市场经济的框架里牟利。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边远贫困的武陵山区正处于传统社会向现代化社会转型的历史阶段。在这历史性的文化变迁过程中,边远贫困武陵山区的传统文化和传统生活习俗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一方面,要大力发展经济,尽快摆脱贫穷落后,实现早日脱贫致富是边远贫困群众的强烈愿望和共同心声;另一方面,边远贫困武陵山区由传统社会向现代化社会转型,其传统文化和传统生活习俗也不可避免地要发生转变。中国现代化是各民族人民共同的现代化,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传统文化变迁不可阻挡,传统文化和传统生活习俗的转变也是势在必然。贫困武陵山区丰富多彩的非遗在转型的大潮中,许多非遗普遍面临“濒危”和“消失”的危机,比如城步的苗文,由于封建王朝的残酷封杀及汉语的全面传播,城步苗文现已基本消失,仅在一些偏远的苗族村寨发现一些苗文碑刻。城步苗语、侗话、苗歌、侗歌等传统文化,由于普通话的全面推广和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只在年老一代流传,缺乏后继之人。因此,抢救和保护好边远贫困武陵山区的非遗具有很强的紧迫性。但是,武陵山区普遍处于经济极其落后的状况,城步苗族自治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属于经济极不发达的老、少、边、穷地区、武陵山区,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各级政府,都是非常困难。因而,象城步这样的边远少数民族贫困地区的非遗保护显得尤其艰难,任重而道远。

  这些年来,国内外社会文化界人士和媒体对中国的非遗保护工作成就有目共睹、赞叹不已。保护文化多样性是全世界、全人类必须要考虑的前景。人类文化不能因现代化而变得单一化,文化多样性的社会进步才是我们追求的共同目标。

二、武陵山区非遗保护的紧迫性、艰巨性

  因此,我特别强调,非遗保护要依法保护、科学保护。当前依法保护的重点,就是做好非遗法第37条的落实:国家鼓励和支持发挥非遗资源的特殊优势,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合理利用非遗代表性名录开发具有地方、民族特色和市场潜力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开发利用非遗代表性项目,应当支持代表性传承人开展传承活动,保护属于该项目组成部分的实物和场所。在利用非遗项目做经济开发前,必须优先制定保护非遗项目的前提细则,否则就会造成误导和歪曲,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就成了一句空话。

武陵山区由于地理和历史的原因,普遍存在有历史悠久、内容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为例,城步自古为南楚与百越相交之地,武陵五溪蛮、莫瑶、僚等先民生息繁衍于此。唐宋以来逐渐演变成为苗、侗、瑶等族。明朝时期汉族大量迁入,同时迁入回族。清朝时期迁入满族。新中国成立以后,因工作、婚姻、上山下乡、水库移民等多种原因,又有壮、土家、布依、高山等族陆续迁入,形成了以苗、汉为主体24个民族和睦共处的城步苗族自治县。城步是一方古老而神奇的热土,山河毓秀,资源丰富,历史悠久,民风淳朴。早在新石器时代,便有先民繁衍生息。隋唐时期,城步苗、侗、瑶族之先民就在这里大面积开荒垦地,辟耕田园。几千年的繁衍生息和历史沉淀创造出了大量的民族文化,世代传承的有唱民歌(含唱山歌、花歌、排歌、情歌、古歌等)、小调、讲花话、排话,吹芦笙、木叶、洞箫、舞龙灯、狮子、跳芦笙舞、摇摇舞、长鼓舞、采茶舞,挤油尖还有打山魈,庆鼓堂,演唱傩歌、傩戏,在长期艰苦的生活中,形成了凤味独特的“苗乡油茶”饮食习俗,产生了苗文、苗语、侗话。在生产生活中创造发明了射箭、踩高脚、放风筝、舞龙舞狮等少数民族体育运动。在与自然界的长期斗争实践中,产生了苗医苗药、苗族武功等等。由于少数民族人民在与自然抗争中形成了英勇顽强的刚毅性格,又磨炼出了许多英雄模范人物,从唐代开始,城步苗族仅杨姓一门就诞生了四品以上将官文臣五十余人,形成了独特的中国南方杨家将文化。

  再举一个例子说明这个优势。全国55个少数民族,几乎都逐级申报了本民族的传统服饰项目。在全国两会上,少数民族代表、委员的服装色彩鲜艳、醒目,各具民族特色。但是汉族代表、委员至今还没有把汉族传统服装穿到会上来,因为汉族广大民众随着历史的变迁和社会生活的演进,已经不再穿着传统服装了。而很多少数民族在现实生活中还传承着本民族的服装,这就是少数民族的遗产保护优势。保护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现代化中不被抛弃或消亡,这就是我们这些年所着力在做的工作。

人才;非遗传承人;体制;建设

  然而,我们也不能回避,在少数民族非遗保护的进程中,还面临着诸多严重挑战:

武陵山片区拥有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于时代的发展变化,许多重要的非遗项目濒临失传和灭绝,但非遗传承人的保护、发展和管理一直没有纳入各级政府人才管理的范畴。本文从非遗传承人保护的紧迫性、必要性、非遗传承人保护的重要意义、非遗传承人保护、发展、管理的制度建设等方面,探讨非遗传承人发展的体制机制建设,希望得到各级政府的重视。

  比如少数民族的重大节日,几乎都已经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但是现在,这些节日几乎都被开发成了各种各样的民族特色旅游项目。这种开发直接冲撞了我们的非遗保护。为了迎合游客的猎奇的心理,一些地方将民族节日胡编乱造,使非遗文化内涵严重异化;同时还反客为主,使当地民众失去了文化主体地位。这个问题是当今非遗保护中最难处理的。有人认为,越是民族的,越要开发,只有旅游开发,才能使非遗振兴起来。事实上,旅游开发让很多非遗节日内涵与形式过度改变。在一些地方,旅游开发对传统文化的损害影响逐渐显现,保护起来难度更大。

定期向文化行政部门提交实施情况报告。

  非遗是全人类共享的文化遗产,保护非遗是世界各国的共同责任。我们不要把非遗仅仅看成是本地区、本民族的几个项目,甚至几个节目。中国的多民族文化,尤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根基是扎在本民族生活中的,日子就是那么过的。我们的非遗保护,还是要回到民族民间、回到生活、回到社区,而不仅仅是把它们当成一个项目,看成一个节目来表演。

一、武陵山区有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此外,要遵守《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的伦理原则。少数民族大型节日及祭祀活动中,出现屠宰牲畜祭祀的场面,比如说现场杀猪、宰牛,或举行斗鸡、斗牛、斗狗等活动,都跟国际非遗公约里的伦理原则相冲突,需要在今后的保护工作中特别加以注意。

在人民普遍的思维认知中,人才是指具有高学历或者高职称的人。其实,这是一种比较片面的认识。《中国中长期人才发展纲要(2010—2020)》给出的人才定义是:人才是指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专门技能,进行创造性劳动并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是人力资源中能力和素质较高的劳动者。所以,人才必须具备三方面的要素:一必须是劳动者;二必须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专门技能;三必须进行创造性劳动并对社会做出贡献。

  众所周知,我国少数民族非遗的文化多样性优势非常突出。举个例子,很多民族申报非遗项目时,都申报了本民族的传统婚礼。比如蒙古族鄂尔多斯婚礼、回族婚礼,已经是国家级非遗项目。但汉族没有婚礼非遗项目,因为在汉族的文化生态里,传统遗产的婚礼没有得到相应的继承,要么是支离破碎地存在着,要么是受现代化冲击变异了,所以很难找到一个有代表性的汉族婚礼。

非遗传承人在不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按照协议的资助项目任务书规定的时限和要求,向当地及上级文化行政部门提供完整的项目操作程序、技术规范、技艺要领、材料要求等非遗资料;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做好该项非遗历史渊源、传承谱系、传统技艺等记录、整理工作;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武陵山片区非遗传承人发展体制建设浅探【6095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