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095.com > 风俗习惯 > 6095.com五位高僧与浙西天池(一)

6095.com五位高僧与浙西天池(一)

2019-11-04 21:59

原标题:黄岩鸿福寺的传奇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王康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浙西天池

——丈夫气宇冲牛天,一踏鸿门两扇开6095.com 1

发表于 2002-03-20 19:22

6095.com,高僧纷至的佛门盛地 千顷山的佛教有一个从酝酿至诞生、到巩固、到发展直至衰亡的全过程。 南梁初年至唐武宗会昌年间共约340年左右的时间,为千顷山佛教的酝酿时期 。 这一时期曾有两位高僧前来千顷山“结茅为庙” ,修习禅定 。一位是南梁初在建康与初祖达摩相会并一同受梁武帝接见过的千岁宝掌和尚 。另一位是唐代宗(762—779年在位)时 ,上京都长安以佛力挫败道法 ,代宗赐其袈裟 ,赐号“性空大禅师”,又号“护国三藏”的具胝禅师。 唐宣宗大中初年,千顷山的佛教产生。当时。谥号“断际”,追赐“紫袍金带”并被尊奉为临济宗祖师的 黄檗祖师,在当地百姓的支持下,经布施、募化建起了慈云禅寺,慈云禅寺的建成标志着千顷山的佛教产生。 曾在千顷山写成《传灯录》等二部佛学著作,唐昭宗“赐其鹿衣五事,别赐紫衣”,二进千顷山住持慈云寺并西逝于此的楚南禅师和“移杖千顷,筑室居之”,受皇上赐紫衣两次(另一次是为已故的黄檗禅师代领)并赐号”无著“的文喜。是继黄檗禅师之后的另两位高僧,他俩为千顷山佛教事业的巩固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从以上唐宣宗初年到唐昭宗末年短短的50余年中就有3位高僧,加上唐以前的两位 ,共有5位高僧先后来千顷山建寺、坐禅、弘法、著书等,足见当时佛教事业之兴盛。 在五位禅师中,对千顷山及至全国的佛教影响较大的当推断际希运禅师。他创建慈云禅寺时正处于唐宣宗解禁唐武 宗“废佛令”后不久。慈云禅寺的建成不仅为千顷山佛教的产生奠定了基础,更为重要的是一反“废佛令”,把原全国几乎拆毁殆尽的寺庙迅速兴复起来在全国做出了榜样。因此,黄檗禅师被当地百姓尊奉为“黄祖师”。许多因尊奉他而神化他的故事至今仍盛传不衰。 希运黄檗祖师又是临济宗的祖师。 “临济宗”是佛界所说的“一花开五叶”中的“一叶”。所谓“一花”指的是禅宗六祖慧能,而“五叶”指的是慧能以后,禅宗有五个势力较盛的宗系在全国各地发展。即沩仰宗、临济宗、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 临济宗的宗风正如《禅宗通史》所说:“临济家风,全机大 用,棒喝全施,虎骤龙奔……”。黄檗祖师传禅的特点是:“一切凭弟子自悟自修”。 后来,黄檗的高门弟子义玄去镇州建立临济禅院,高扬本家宗风,声势大振,临济宗由此而得名。并尊黄檗为临济宗的祖师。 临济宗经义玄等弟子的不断充实和发展 ,将其法门归结为“三玄” 、“三要” 、“四料简”、“四照用”等接引学人。 临济宗传到北宋(约1034年—1037)年间又分为黄龙、杨歧两派,它在我国佛教中流传时间最长,至今仍延绵不衰 。在国际上亦产生一定影响:如12世纪末 ,日本僧人荣西来宋 ,受法于黄龙派,传入日本后称千光派;南宋末年 ,我国多名僧人渡日传杨歧派禅法;17世纪,福建黄檗山万福寺僧人应邀赴日弘法,成 为与曹洞、临济并列的黄檗宗,至今仍盛传不衰 。1987年5月,日本临济宗永源寺祖派祖巡拜访华团一行16人来华参拜祖庭 ;1988年5月 ,日中友好临济黄檗协会第8次访华团一行50人来华参拜祖庭。 唐朝以后几乎没有资料记载千顷山龙兴寺的兴衰沉浮。但从宋进士司马槱《游千顷山》一诗中“……传闻此山巅。旧有沧海色。迩来三十年,潭湫变枯荻……”。之句来看,说明千顷山的佛教宋时已开始由盛转衰。 近年,在“天池”西侧的云板山麓发现当年上层僧人葬身的墓群 。最近又挖掘到一段约60厘米长 ,40厘米见方的石制塔身,塔为晚清时所建。说明清时的龙兴寺,仍有多名寺僧在此传承佛教。 目前龙兴寺虽已荡然无存,仅见铺满一地的断砖碎瓦,但当年曾与龙兴寺相伴千余年的两棵古银杏已枯而复生。它根部抽出的数株小苗都已长高1.5米 。预知,“病树前头万木春”的美好前景即将来临。 附:http://www.china-trave.com

走在上垟潘山头村乡间小道,来到当地人称为“青龙头”的山脚下,远远可见写着“黄岩鸿福寺”的寺碑。走近一看,青翠柳枝缀于寺庙门前,显现出一番特别的意境来。据历代《黄岩县志》记载,东晋穆帝司马聃永和年间(345—356年),在黄岩西部的秀川乡,天竺(今印度)僧人菩提引尊者持锡开基,创建“永和堂”。后不断扩大,定名曰“鸿福寺”。鸿福寺前山有独峰,望之若紫云覆顶,芒彩注射若浮动,故名浮山,后有天竺胡僧结庐诵经镇之。上垟鸿福寺与北洋瑞岩净土禅寺一样,乃南宋江南名寺,吸引众多海外僧人来参学。关于鸿福寺,当地还流传着不少俗语,比如“修行修一世,不如鸿福呆一次”。

北宋真宗赵恒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鸿福寺被赐额。北宋英宗赵曙(1063—1067年在位)时,鸿福寺与瑞岩寺同为“敕差住持”寺(国家重点佛寺)。北宋徽宗赵佶宣和(1119—1125年)年间,落寇侵入鸿福寺,殿堂毁损严重。北宋钦宗赵桓靖康元年(1126年),鸿福寺重新修建。

南宋时,著名的禅宗祖师佛照德光大师、北涧居简禅师师徒都曾住持鸿福寺,记录进《高僧传》《传灯录》《五灯会元》《指月录》等佛教典籍的高僧,如鸿福德升禅师、鸿福子文禅师等也都曾住持鸿福寺。佛照德光大师,据《五灯会元·卷二十》《续传灯录·卷三十二》《北涧集》记载,佛照(1121—1203年),俗姓彭,名德光,自号拙庵,赐号佛照,南宋初期著名高僧、全国佛教领袖,南岳怀让大师第十七世、临济宗第十四世,南宋临江军新喻县(今江西新余)人。10岁,父母猝然相继辞世,由伯父彭循夫妇抚养。南宋高宗赵构绍兴十三年(1143年)德光散尽家财,除了添置度牒、僧具外,其余财产悉数散发族人,到新喻县光化禅院,足庵普吉住持为其落发。不久,普吉带德光来到福建,当时福建卧虎藏龙,有许多高僧大德分布各处,德光皆一一拜谒。在这段行脚江湖、云游天下的求法生涯中,德光效法“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典故,相继参谒了五十余位高僧大德。南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德光听说自己崇拜的偶像大慧宗杲[gǎo]禅师住持宁波阿育王寺,立即投到大慧门下。南宋孝宗乾道三年(1167年),担任台州知州的侍郎李浩与德光论禅十分契合,便聘请德光做黄岩浮山鸿福寺的住持,一次上鸿福寺堂云:“其或未然,鸿福更为诸人通个消息。丈夫气宇冲牛斗,一踏鸿门两扇开……浮山冷地觑着这一队汉,败阙不少”。在南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左右,担任临海天宁寺(又叫报恩光孝寺)的住持,四方僧人云集在德光的身边,德光的影响日益扩大。

6095.com 2南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年)春,他被南宋孝宗赵眘一道敕令召到临安(今杭州)担任灵隐寺的住持,从此开始了他与南宋孝宗赵眘的密切接触。德光住持灵隐寺后,南宋孝宗赵眘多次召见,与他交流参禅体会,甚至将其召入内观堂,留宿五昼夜。次年正月廿四(1177年2月24日),特赐“佛照禅师”的法号。南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南宋孝宗赵眘按照北宋仁宗赵祯优待大觉怀琏禅师的先例,诏令德光归老于宁波阿育王寺。同年五月三十日(6月24日),德光再次被南宋孝宗赵眘召见。

德光借日僧求法之机,将自己的法脉传至东瀛。日本摄津三宝寺僧人大日能忍,开创“达摩宗”。由于大日能忍没有受过宋朝任何师僧的印可,没有师承,受到别人非难,为此南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年),大日能忍因仰慕德光的名声,特派心腹弟子练中、胜辨两人,怀藏自己悟道后所写的诗偈,来到宁波阿育王寺参见德光,请求印证。德光当即对大日能忍的悟语予以印可,付法衣及道号、题赞达磨像、托练中、胜辩二人带回。练中后又让画工画德光之顶相,请德光题赞。此外,德光的法嗣浙翁如琰(也称佛心如琰)也曾传法于日僧道元。

从南宋光宗赵惇绍熙十六年(1189年),南宋孝宗赵眘退位任太上皇,直至南宋宁宗庆元元年(1195年),德光多次被太上皇召见。南宋宁宗庆元二年(1196年),径山无准禅师前来参谒。南宋宁宗嘉泰三年(1203年)二月,德光预感自己即将圆寂,同年三月二十日(5月3日)德光早晨起来“集众叙别,皆法门之旨要,无半语他事,索浴更衣,大书云:‘八十三年弥天罪过,末后殷勤尽情说破’,趺坐而逝。”三月三十日(1203年5月13日),弟子们将德光的肉身入龛,容貌如生。

德光桃李满天下,“得度者一百二十余人,名公贵卿多从师游,海东国人往往望风归散。”其法系有北涧居简、浙翁如琰(也称佛心如琰)、灵隐之善三大系。高徒如云,著名法裔可达五世。例如:再传弟子普济撰有《五灯会元》;三传弟子中有云峰妙高和元叟行端,前者被元世祖孛儿只斤·忽必烈召入问道;后者被元仁宗孛儿只斤·爱育黎拔力八达赐予“佛日普照慧文正辨禅师”法号。四传弟子楚石梵琦,被元顺帝孛儿只斤·妥[tuǒ]懽[huān]帖睦尔赐予“佛日普照慧辩禅师”法号,明太祖朱元璋将其召入南京说法,被誉为明朝“国初第一等宗师”。五传弟子有文琇、宋濂、西白力金、道衍,文琇在明初奉诏参与编撰《永乐大典》;宋濂以居士身份成为明朝开国功臣;西白力金被元廷赐予“圆通普祐禅师”法号,以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六年(1373年)应诏任蒋山法会主席;道衍则辅佐明成祖成就帝业,授僧录司左善世,明成祖永乐二年(1404年)授太子少师,诏复姓姚,名广孝,既是禅宗高僧,又为全国最高僧官,统领佛教。

北涧居简禅师,据《五灯会元·卷二十》《增集续传灯录·卷一》《续传灯录·卷三十五》《北涧集》记载,居简,俗姓王,号北涧,南宋禅宗高僧,南岳怀让大师第十八世、临济宗第十五世,四川潼川(今四川绵阳三台)人。生于书香门第,后弃之出家了,皈依他家本县广福院圆澄得度,修禅15年,于台州黄岩报恩寺等处弘法,随师佛照德光大师住锡台州黄岩的鸿福寺和瑞岩寺,后隐居杭州飞来峰北涧10年,晚年奉敕旨住杭州净慈寺,著有《北涧集》,有20多篇记载台州佛门及社会现象,尤为黄岩为多。后居简还为台州黄岩瑞岩寺撰写《瑞岩开田燃无尽灯记》。

台州鸿福德升禅师,据《五灯会元·卷十二》《嘉泰普灯录·卷十二》记载,德升,衡阳人也。曾在鸿福寺上堂曰:“诸人恁么上来,堕在见闻觉知。恁么下去,落在动静施为。若也不去不来,正是鬼窟活计。如何道得出身底句?若也道得,则分付拄杖子。若道不得,依而行之。”卓拄杖,下座。

台州鸿福子文禅师,据《五灯会元·卷十九》《嘉泰普灯录·卷十五》记载,子文,曾在鸿福寺上堂曰:“不昧不落作么会?会得依前堕野狐。一夜凉风生画角,满船明月泛江湖。”

据明代宋濂《宋学士集·翰苑别集·卷十·住持净持禅寺孤峰德公塔铭》记载,鸿福寺属于南宋“五山、十刹、三十六甲刹、七十二乙刹”之第四等的“乙刹”,瑞岩净土禅寺属于第三等的“甲刹”。南宋理宗赵昀的丞相杜范(118—1245,字成之,号立斋,黄岩北城杜家村人)去世后,鸿福寺为其香灯院(香灯院,又叫“香火院”、功德坟寺等,名称不同,作用相同,祭扫祖先,其实就是设在寺庙的祠堂)。

本文由6095.com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6095.com五位高僧与浙西天池(一)

关键词: